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: 233 穆沉舟根本沒資格【3更】

233 穆沉舟根本沒資格【3更】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畢竟,就算是二十一世紀以前,那些輝煌昌盛的古武世家內,也不是每個家族成員都能夠成功地修煉出內勁。

    而自從古武世家全部退回到古武界之后,這些沒辦法修煉出內勁的家族成員,也都被逐出了古武界。

    不光是帝都,滬城和其他一些大城市里,都有一些武館。

    這些武館,大部分就是這些被逐出古武界的人開的。

    還有一小部分,去少林寺出家了。

    而古醫者,一定修煉了古武。

    因為只有體內有著足夠的內勁,才能讓他們去施行更多古老的針法。

    不過古醫者也只是擁有著最基礎的古武修煉而已,不能和真正的古武者等同而約。

    相反,因為煉制稀有藥材,還要試藥,他們的身體有可能還沒有普通人強健,英年早逝的也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除非,真有那種古武古醫雙修之人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這樣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古醫界和古武界都沒出幾個。

    要想古武古醫雙修,天才都不足以去形容。

    所以為了保護家族成員,古醫世家代代都會和古武世家聯姻。

    無論是華國的古醫界還是o洲的煉金界,國際上是沒有任何一個大勢力會去得罪的。

    誰都會有生病的時候,也只有神醫能夠把自己從生死線上拉回來。

    夢家,是唯一一個還活躍在帝都的古醫世家。

    但也就穆鶴卿、聶老爺子、聶亦這些人知道,夢家玩的是古醫,而不是中醫。

    穆沉舟雖然是穆家人,但根本沒資格接觸到帝都的核心,自然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就更不用說,穆夫人一個家庭主婦了。

    嬴子衿合上了電腦,倒是來了點興趣:“夢家的家族歷史,有多長?”

    雖然過了挺久,但她幾個徒弟的名字,她還是能勉勉強強記住。

    她有一個徒弟,姓伏。

    但也有可能,她徒弟后來改姓了。

    她當時給她這個徒弟算過,他的名字不怎么好,會影響命格。

    “和穆家比起來很不短!备店郎铑h首,“不到兩百年!

    嬴子衿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那看來不是她徒弟。

    她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穆老的病,以前一直是夢家在看!备店郎畹,“只不過一直沒有治好,總是會有后遺癥!

    “夭夭你給穆老治過之后,夢家那邊還動了想把你招攬進他們家的心思!

    “不去!辟玉茮]抬頭,“養老!

    傅昀深忽然就笑了,他起身,走過去,很自然地揉了揉她柔軟的長發。

    玩世不恭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這才多大?別搶我的話!

    他淺琥珀色的瞳孔微光浮動,像是星子,明明滅滅,浮翠流丹。

    他看她的時候,眼神總是會不自覺地柔軟下來。

    斂去眸底深處埋藏的戾氣。

    至余一片刻骨的溫柔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翡翠沉香淡淡傾下,繚繞在她的,

    嬴子衿按在鍵盤上的手頓了頓。

    “不去也好!彼佳坶g添了幾分倦色,“哥哥呢,和夢家那邊有矛盾,你要是去了,我怎么辦?”

    嬴子衿微微意外:“什么矛盾?”

    傅昀深重新窩在沙發里,眼眸微瞇:“就因為一些事情,打廢了他們家的一個嫡系成員,被追殺了一段時間!

    他語調懶懶,帶著一種別樣的性感。

    語氣輕描淡寫,仿佛再說喝了一杯什么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嬴子衿舉起手機:“還有一個小時,聯機打游戲?”

    傅昀深沒拒絕。

    兩人登上了游戲,組好了隊。

    操控游戲人物的其間,她抬頭,挑眉看了一眼傅昀深。

    男人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動著,很散漫,但每一次釋放游戲人物技能的時候都很精準。

    他穿著白色的襯衣,襯著他那張顛倒眾生的容顏,妖孽氣息十足。

    恐怕ibi的局長和那些探長探員們到現在還不知道,他們的最高執行長官,也在他們的通緝名單上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這場舞會宴請了滬城的所有名流,傅家人自然也在。

    蘇阮和傅翊含跳完舞之后,去一旁休息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看見了傅昀深,但也就是一眼。

    當她不知道,是因為傅老爺子的緣故,傅昀深才能夠進來?

    可傅翊含就不一樣了,他有著個人請帖。

    誰更厲害,一眼便知。

    “小阮,你在這里先坐著!备雕春,“我有點事,要和爸商量一下!

    “你去吧!碧K阮擺了擺手,“我一個人就行!

    她也知道,接下來有一場拍賣會。

    拍賣清單上,有一個她很喜歡的項鏈,她打算拍下來。

    蘇阮吃了一塊點心后,看到端著雞尾酒的侍者過來后,視線一頓。

    她叫住侍者,指了指托盤:“給我這個!

    那是一個很精致的琉璃杯,要更加奢華,還古風古韻。

    里面的雞尾酒,也是特調的,和其他杯子不同。

    蘇阮一眼就喜歡上了。

    侍者一愣,忙說:“傅少夫人,這個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蘇阮見他不動,自己直接伸手拿了。

    她優雅地喝了一口雞尾酒,還專門在杯子上留下了一個紅色的唇印。

    而后抬頭,很不悅:“不是什么?”

    侍者急了:“這個是另一個客人的專用杯子,不是酒店提供的!

    “什么專不專用?”蘇阮笑了,“難不成,我還沒有用一個杯子的權利?我喜歡,就是我的!

    她從小被寵著長大,高傲慣了,沒覺得有什么不對。

    侍者更急,他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見去取小蛋糕的女孩走了過來,終于找到了救命稻草:“嬴小姐,你的杯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?”蘇阮一眼就認出來了嬴子衿,傲慢的語氣,“不好意思,用了你的杯子!

    她要讓傅昀深看看,不是什么人都能比得了她。

    嬴子衿眼睫垂下,看了一眼,沒什么情緒,淡淡:“臟了,扔了吧!

    她有潔癖,所以一向會隨身攜帶餐具。

    蘇阮面上的笑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臉色一點一點地變綠到最后的鐵青,氣得渾身發抖:“你羞辱我?”

    嬴子衿打了個哈欠,偏頭:“算是吧!

    “你呢?”蘇阮怎么也不能鎮定下來,她猛地轉頭,眼梢一片殷紅,“就看她這樣對我?”

    傅昀深懶懶地撩起眼皮,抬了抬下巴,示意一旁的侍者:“給她開個賬單!

    侍者拿出隨身攜帶的賬單本,寫完之后,給蘇阮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黑字寫的分明。

    玲瓏玉瓷杯。

    價格,五十萬。

    蘇阮神情一僵,臉上浮起了羞紅,是躁的。

    仿佛被憑空打了一個巴掌,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誠然,五十萬對她來說不算什么,但這是在打她的臉。

    分分明明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十分鐘內打錢過來!备店郎顩]再看她,“別讓我催!

    蘇阮直接就被氣哭了,手指顫抖:“傅昀深,你等著!”

    她哭著跑走了。

    “還好沒用過!辟玉撇亮瞬潦,“挺惡心!

    “沒事,白掙了五十萬!备店郎钶p笑,“夠重新買幾千個了!

    那當然不是什么玲瓏玉瓷杯,是嬴子衿在star上買的批發品。

    一個十五塊。

    她在吃食上不會吝嗇錢,但用的東西卻沒那么多計較。

    能扣一點是一點。

    嬴子衿按了按頭:“我們去那邊!

    **

    臨近拍賣會,侍者們已經把餐桌都撤了下去,換上了座椅。

    嬴子衿坐在最角落里,闔眸養神。

    穆鶴卿要她買的青花釉里紅瓷倉是倒數第二件拍品,還很早。

    她也看了拍賣清單,沒有她需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十件拍賣品很快拍掉,最高一件,是一條項鏈,成交價格在一千九百萬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要進行拍賣的,是一株郁金香!迸_上,拍賣師開口,“很稀有的雜交品種,一萬起拍!

    嬴子衿睜開了眼眸,眼神倏地一定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了出來,那不是什么郁金香,而是雪靈芝。

    但因為雪靈芝的外形很像郁金香,一般人都分辨不出來。

    雪靈芝,是很稀有的一味藥材,能夠解百毒。

    她以前也用過。

    嬴子衿沒想到,如今地球的資源匱乏到如此地步,還有雪靈芝能夠長出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還是舉起了牌子:“一百萬!

    這一個數字,把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,都不由地有些驚愕。

    穆沉舟看了一眼旁邊男人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夢家這一次來,為的就是這件拍品。

    可讓他們花一百萬去買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原本夢家就只打算最多出個五萬。

    穆沉舟站了起來,叫停了拍賣會:“我要求,這件拍品重新拍賣,但嬴小姐不能參加,或者——”

    他頓了頓:“你把這株郁金香出來也可以,就沒有那么多麻煩的事了!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卡文到頭禿,真的,我已經沒頭發了!

    但今天依然是九千字更新的一天owo

    好像馬上要到傅少爺的生日光棍節了?

    嬴子衿:也是個購物的好日子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