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大秦開局時間倒退三十秒: 第四百二十三章 蘇武侯舌戰諸子百家(下)

第四百二十三章 蘇武侯舌戰諸子百家(下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大秦開局時間倒退三十秒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韓夫一口血直接噴到了殿堂之中。

    讓人魏國使臣頓時驚呼三聲,跑了上來,頓時讓人將韓夫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時,他看向蘇劫的目光都變了神色。

    以有心算無心,都被此人弄得是半句話都反駁不了,連自己都在想,魏國選儒家是不是選錯了。

    熊完聽完。

    也不由面色凝重了起來。

    秦國強,真的是有他道理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滿堂的楚臣,最終將目光看向了黃歇,依然從黃歇的眼中看到了震驚。

    列國使臣頓時面色不自然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黑衣老者正要上前說話。

    卻被趙國使臣后面的一個老者搶先走了出來,老者面露淡然,朝著熊完拱手一禮道:“老朽道家畢曲,見過楚王!

    熊完一愣,喃喃道:“想不到,連道家都有人來了,今日百家爭鳴,我楚國到還是第一次,以往只聽說在西河學堂和稷下學宮才有這般盛況,想必先生也有高論?”

    畢曲道:“高論不敢,只是時才聽聞儒家和武侯的辯說,心有所感,故想請教一下武侯,秦國法制是令人目眩,但在于劍走偏鋒,秦人好利,好戰,功利之心尤勝列國,好利則令人蒙智,蒙治則自取滅亡!

    秦國軍功爵。

    好利,歷來被人所詬病。

    道家抓住這一點,要抨擊秦國,讓人頓時生起了看好戲的念頭。

    蘇劫道:“那先生以為,我秦國應該無為還是無欲呢!

    道家,講究的就是無為而治。

    畢曲笑道:“天地尚有自然之說,何況一國一人?武侯言說儒家巧偽,我道家也已為然,人要順其自然的本性,但我道家認為,無欲便可息爭,而秦國法制令人炫目,劍走偏鋒,因為極端片面到極處,所以吸引人到極處,所以因為利而四處征戰,致使民不聊生,這就是因為秦國只看到功利之法,卻看不到無為之治,若是秦使道家之治,便可讓萬民宛如嬰童,回到赤子之心,便等于救秦民于水火,止天下之兵戈,武侯以為,可是這番道理?”

    蘇劫大笑。

    拍手道:“你道家學說,說人的自然本性,乃是無欲無求,這點,在本侯看來,就是狗屁不通!

    畢曲頓時面色一變。

    道:“武侯無故出言相辱,這是對我道家先賢的不敬啊!

    蘇劫冷笑一聲到:“不敬?本侯為何要敬?”

    不等畢曲繼續說,蘇劫說道:“你說無欲可以息爭,但無欲豈是人人都可以做到?你既說嬰童,想必意思是嬰童便是無欲無求的典范,但你卻不知即便是嬰童,也是需要奶水喂養,從嬰兒到成人,身體長大,即便是最原始的食欲,也在不斷膨脹,難道,你道家是想讓天下萬民到了一把年紀還靠吃人奶過活?這才是違背人的自然人性吧!

    畢曲頓時寒聲道:“武侯擊不喜儒家巧偽之言,為何現在又行此巧偽之說呢?”

    蘇劫道:“巧偽?在本侯來看,你道家學說,處處自相矛盾,比之巧偽更加拙劣,一會說五色令人目盲,五味令人爽口,一會又說甘其食美其服,你道家到底是想說哪個對,哪個錯?”

    “這!”

    畢曲支支吾吾了半天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朝他臉上看去。

    時才言語中還在貶低巧偽,現在卻被蘇劫說成更加不堪。

    列國公主都被蘇劫的才氣才驚嘆。

    頓時眼中都充滿了色彩。

    趙幽一臉的自豪。

    心中是遐想連篇。

    畢曲沒有辦法,這才道:“天地之間豈有對錯存焉?你秦國以為的對,恰恰就是錯,你如今以為的錯,恰恰就是對!”

    蘇劫怒目看去,道:“正是你們這班故弄玄虛之徒,用這種貌似高境界之語來搪塞,真乃道家之病,你道家以為自然乃是最好的狀態,卻看不到所謂的爭心于仇殺,而我秦國,便是為了解決因人自然之性而起的爭端,建立了律法,道家本末倒置,這種學說,有何益處?此等歪曲人性之學說,本侯羞于你多言!

    蘇劫拂袖而回到案幾之中。

    道家被說的是一無是處,連此前的儒家都不如。

    畢曲見左右神色都已然出現變化,頓時有些惱羞,但畢竟楚王當面,不敢出言相爭,最后只能揮袖,回到了落座之處。

    此時,那黑衣老者終于不在猶豫。

    直接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對著蘇劫稽首道:“墨家門徒瞿秋離,想和武侯論證一二!”

    一時間。

    楚國皆露出驚訝之色。

    此人是作為使者而來,很顯然不是楚墨。

    蘇劫也頗為詫異,墨家雖入秦,但當年孟起并非做過強制的要求。

    愿意則去,不愿意也不做強求。

    想必此人,也就是墨家辯論一派。

    蘇劫看了看他坐的位置,正是燕國。

    齊墨之人多在燕齊。

    必然如此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墨家,蘇劫也稍稍客氣了幾分,拱手道:“先生有何高論?”

    列國使臣紛紛看向對方的眼睛。

    儒家道家都敗了。

    這蘇劫當真難搞啊。

    瞿秋離道:“時才,武侯在于儒家和道家的言說之中多次論及爭端的產生,儒家之學有爭端,道家亦有,我墨家自然也有,不過,墨家以為,天下一切苦惱的起源,乃是因為私有之心,私有既產生了差別,差別產生了分歧,分歧導致了爭端,小爭可以亡家,大爭可以亡國,武侯以為然否?”

    蘇劫點點頭道:“私有何錯之有呢?”

    瞿秋離接著說道:“時才,武侯在于儒家的言論之中,提到五倫,祖父不如爹,爹不如己,但我墨家卻認為,所謂好就是用,用就是好,兼愛相顧鼓勵百姓交相利,要對別人有用,對國家有用,堅持此法,利益自然也就最大了,此法難道不比秦法要好上許多,國和家自然也就少了爭端,從而不會亡國亡家!

    蘇劫心中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這就是典型的兼愛之說。

    相互互惠互利。

    墨家的學說,不是沒用,說他不好,肯定是不行的,但是為什么墨家一直不被用呢。

    那就是因為時代的原因。

    蘇劫之所以知道,是因為先知。

    但是在如今,百家皆是在探索之時。

    念及此處。

    蘇劫頓時出聲問道:“好就是用,用就是好?那有沒有一件事情,絲毫無用,卻是善的呢?”

    蘇劫這么問就是在提醒他墨家。

    絲毫無用,在墨家的眼里,那就是不好,不好的東西,在墨家眼中有善的嗎?

    連熊完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暗道這蘇劫反應太過迅猛。

    瞿秋離一怔,想都不想,直接說道:“絕對沒有,一切事情,必須以有利和無利為標準,取舍和衡量,對百姓有利,就是對,無利就是害!

    “我墨家游說各國諸侯不要相攻,并不是靠儒家口中的仁義,而是利于不利,不戰雙贏,戰則俱損,所以非攻!

    一時間。

    大殿頓時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各國公主都是聽的新鮮又刺激,這番舌戰不比戰場上拼殺來到弱。

    兼愛,非攻,墨家利器。

    蘇劫瞇著眼睛,飲了一口酒,道:“先生此言,不就是提倡人人功利了嗎?于我秦國以法御民之利恐有不如啊!

    瞿秋離笑道:“武侯此言大謬,人人功利,必著眼于個人,但人人爭求利己于最大,兼愛交互,疊加之后便成為了國家之利,而我墨家之言利,必然放眼于天下之民,于個人而言,則豈止無利?而且,我墨家鼓勵犧牲個利而成全國利,這等精神,豈是法家功利可比的?”

    頓時列國使臣紛紛出言贊喝。

    終于勝了一層。

    秦是個例。

    墨家卻是集體之利。

    這如何可以比較!

    熊完等人也面色放光,若是蘇劫被辯了下去,日后天下人都會說,秦法本就是一條錯路。

    強一時無法強一世。

    實則,墨家學說本就不錯。

    蘇劫問道:“以民為主,以民之利為根,不錯,這么說,你們墨家是反對君主嗎?”

    蘇劫一句話,切了墨家的要害。

    為什么從古至今說墨家眼中是無君無父,就是這個原因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么君主都不用墨家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蘇劫笑道:“天下之民,利交互,若是這般,則天下大同,那何人為天子呢?”

    蘇劫的意思是,按你墨家的學說,天下人都是這樣,誰可以在這一群人中成為天子呢?

    瞿秋離說道:“民可于樂成,不可于慮始,用天下最愚之民,選出天下最賢之天子,以最愚選最賢,武侯以為可否?”

    瞿秋離的意思是。

    民可以相互交利,但不可和他們一起去憂慮發展,那是各自官吏和君王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最愚最聽話的民,選出最賢的君和官。

    便能做到這天下大同。

    蘇劫笑道:“無君無父,原來本侯今日才明白,你墨家原來是母愛,所以才無父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臣子直接一口老酒噴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母愛?”

    瞿秋離也是一怔!

    各國公主們都是掩嘴輕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蘇劫這才道:“一般母親都比父親疼愛家中的孩童,但小孩為什么都往往聽父親的話?那就是因為父親以威嚴和禁令行事,你墨家的兼愛在父親這里得不到贊賞,只能去尋求母愛,對否?”

    一時間。。

    滿堂大笑。

    蘇劫繼續說道:“其實不是父親不愛兒子,父愛如山,博大深沉,我們秦國的法制便如父愛,為了民,也就是兒子,做出了巨大的犧牲,不為愛民而虧其法,因為法愛于民,故我秦國強,先生明白了嗎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