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474章 漂亮哥哥我救你(加長)

第474章 漂亮哥哥我救你(加長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離開花房前,蘇邑想起一件事,神色微緩:“父親有偏頭疼,以后還不要在花房睡著,尤其是冬天!

    里外溫差太大,他一出花房就開始吹風,更加容易犯頭疼。

    諾曼莞爾:“他們又去跟你說?我這都是老毛病了,沒關系!

    蘇邑知道他是頭疼是前些年沒日沒夜工作導致的,現在時不時就會犯,治不好,也成了家常便飯,但他還是心疼父親,又勸說:“父親身體不舒服,下個月去大學演講的事情,就推了吧!

    “疼個兩三天就很要命了,你還想我疼到下個月?”諾曼不以為意,“過兩天就好!

    再說,那是他的母校,老校長親自給他打電話,請他過去,他又怎么好推脫呢?

    諾曼出發前往英國的前一天,就是Janus正式宣布花落誰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Janus舉辦了一個并購大會,邀請許多業內人士和主流媒體出場,HMVL也在列,不過,不是以嘉賓的身份出席。

    諾曼使了個壞,明明已經和Janus談妥收購,但還對外隱瞞,讓包括HMVL在內的所有人都以為,是HMVL拿到收購。

    到了現場才知道,是羅德里格斯家對Janus收購,HMVL的人臉色都極為精彩,但是又不能發作,一發作,就更丟臉了,只能青著臉,強顏歡笑,末了還要去恭喜諾曼,把自己當成來觀禮的嘉賓,強行挽尊。

    諾曼和沅曄握手,往前一步,壓低了聲音笑說:“不是誰都能讓老教父丟這么大的面子,我難得有這個機會,不物盡其用,實在很可惜!

    當年的沅曄還沒有生病,正值壯年,第一次栽這么大的跟頭,可想而知心情是怎么樣,側頭看他:“諾曼先生覺得有趣就可以,畢竟是‘難得有這個機會’,下次就沒有了!

    諾曼聳聳肩:“這種機會以后應該不會少,老教父可能不知道,這次成功收購Janus,是我十六歲的兒子想出來的計劃,羅德里格斯家有這樣的繼承人,以后和老教父打交道的地方一定很多!

    “我是沒有自己的孩子,但諾曼先生覺得,比起我這個從一開始就沒有的,明明有一個很優秀的兒子,卻沒辦法親眼看著他繼承家族,是不是更值得唏噓?”

    沅曄留下這一句意味深長的話,就帶著HMVL的人走了,諾曼想著他的話去了機場,路上吩咐秘書,打電話讓蘇邑出入小心一點。

    商場上成成敗敗很常見,他和沅曄斗了這么多年,倒不覺得他會因為一時激憤就對他兒子做什么,這也太不體面了,又不是土匪,叮囑只是以防萬一而已。

    這次對戰HMVL大獲全勝,諾曼心情很好,對那個大學演講也是很上心,然而就是這一去,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可任誰都沒有想到,能有人躲過層層安檢,將一桶硫酸帶進大會堂,學生上臺獻花的環節,那個人突然暴起沖上臺——

    這是一個為大學學生演講的講座,哪怕是政府要員,也不會有保鏢貼身保護,更不要說諾曼只是受邀的嘉賓,又是在法制社會,加之學生入場都是有安檢的,本來就應該是安全至極,所以當下所有人都蒙了。

    那個學生就像一匹發瘋的野馬,拎著那桶東西嗷嗷叫著從第五排往臺上沖,諾曼只看到他健步如飛,守在四個角落的保鏢只來得及朝諾曼沖去,但已經來不及了阻擋不了,那桶硫酸直接朝諾曼的面潑過去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全場尖叫!

    高濃度的硫酸只消兩分鐘就能讓人皮膚潰爛,蘇邑接到消息,從蘇黎世趕到倫敦醫院的時候,諾曼已經第三次下病危通知,他站在手術室外一天一夜,終于等到父親搶救成功的消息。

    人雖然搶救過來,但并未脫離危險,他全身,尤其是頭部的皮膚已經被硫酸腐蝕,連耳朵都沒有了,蘇邑看著病床上的男人,他臉上被紗布層層疊疊包著,已經看不見臉,那個在花房里對他微微一笑父親,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查,查他背后的人,查是誰指使了他?”蘇邑沒有慌,也壓得住憤怒,一字一字地命令。

    安娜低聲說:“已經在查了,很快就會有消息,但是那個人的精神好像有點不對……”可能只是一個意外。

    蘇邑嘴角罕見地露出一抹譏誚:“精神病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覺地帶一桶硫酸進大會堂!

    諾曼的秘書說:“也有可能……是老教父!

    蘇邑眼眸寂冷地看向他,他說:“昨天Janus并購大會上,老教父對先生說了一句話,說先生沒辦法親眼看著少爺繼承的羅德里格斯家,先生以為他是想對少爺不利,現在想,也可能是要針對先生!

    羅德里格斯家和艾爾諾家的競爭由來已久,也許對艾爾諾家來說,Janus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他們無法再等待下去,索性雇兇殺人,一干二凈。

    這是極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否則也太巧合了,昨天沅曄才警告諾曼,今天諾曼就出事。

    蘇邑一言不發,目光只落在諾曼的身上。

    安娜道:“如果真的是老教父,那可能……查不出什么!彼易龀龉蛢礆⑷诉@種事,就一定把蛛絲馬跡都擦干凈了,動手的學生瘋瘋癲癲,可能就是為了事后方便把整件事推在一個瘋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證據,也沒辦法去告他,到最后只能吃下這個啞巴虧。

    啞巴虧……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身份,能力,甚至相貌都出類拔萃的羅德里格斯家家主,毀在一個瘋子手里,簡直荒繆。

    蘇邑性子再清冷,也滅不了這團火,少年血氣方剛,只想為父親報仇。

    “他說我父親看不到兒子繼承家業,那不知道,他這個剛知道自己有兒女,就要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人,心情又會是怎么樣的?”

    安娜倏地看向他,前段時間,他們偶然得知一個消息,原來當年沅曄在中國歷練的時候交往的女人,和他分手后還給他生了一個女兒……少爺的意思是,要對那對母女動手?

    “棋局對弈,有輸有贏,每個人都規規矩矩地走著每一步,他輸了就掀翻棋盤,還想全身而退,沒有哪有那么好事?”他先不講道理害了他的父親,他蘇邑又憑什么對他的親人手下留情?

    “去把她們帶來蘇黎世!碧K邑話說完,就改變主意,“我親自去!

    安娜一愣:“少爺,還是我去吧,先生現在這樣,羅德里格斯家需要您親自坐鎮!

    “有秘書和我父親的心腹在,羅德里格斯家不會亂!碧K邑說走就走,腳步繞過轉角,“安排幾個信得過的人跟我走,不用太多!

    也是湊巧,那段時間陳清婉沒有住在姜家,而是到城郊的吉祥寺禮佛,并且一住就要三七二十一天。

    夜深,人靜,蘇邑進入佛殿時,陳清婉正往香爐里插上香煙,他看到她高高隆起的腹部,微微一頓,他只知道她為沅曄生下一個女兒,不知道她又懷了一個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他也沒有改變自己來的目的,淡漠開口:“夫人當年為了名正言順生下孩子,匆匆下嫁,委屈夫人了,艾爾諾家欠夫人良多!

    冷不防被這道聲音嚇了一跳,陳清婉轉身,就看到那個金發白衣的少年站在燭火下,全身上下都很淡,像隨時可能消失的一縷煙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誰?”

    他年紀小,又長得實在好看,要不是他提起那三個字,陳清婉大概會用欣賞的目光多看他幾眼,但是他提起了“艾爾諾”,她已經很久沒有聽過這幾個字,難免警惕。

    “雖然血統隔得有點遠,但是算起來,夫人的女兒也應該喚我一聲表哥!

    陳清婉顰眉:“你是艾爾諾家的人?”

    蘇邑不置與否,他也沒那么時間在這里消耗:“夫人的女兒呢?叫過來吧,我是來接你們去艾爾諾家的!

    陳清婉一只手扶住案桌,凝聲道:“我跟沅曄已經沒有任何關系,也沒有興趣跟你去艾爾諾家!

    蘇邑說:“我特意來接夫人,就不會空手回去!

    陳清婉笑了,她到底是叱咤海上的陳紅頭唯一的女兒,又怎么會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的三言兩語嚇唬:“你可以試試看,有沒有辦法把我從吉祥寺里帶走!

    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動手了。

    對付一個懷孕的女人想起來是輕而易舉的,然而萬萬沒想到,陳紅頭那樣疼惜這個女兒,哪怕自己已經離世多年,也還是留了人手在陳清婉的身邊。

    蘇邑也帶了人,但他到底只有十六歲,加上父親驟然出事,多少有些失去冷靜,沒有周祥的計劃,是以,從一開始就落下風。

    混亂中,蘇邑腹部被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在手下的掩護下,蘇邑孤身一人從吉祥寺逃走,傷重難行,躲進山腳下的橋洞里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,迷糊間,聽到了一個很幼齒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還活著嗎?”

    蘇邑慢慢抬起眼皮。

    他去找陳清婉的時候是晚上,現在天已經亮了,晨光從洞外照進來,一個小女孩蹲在他的面前,逆著光,容貌看不太清楚,唯獨她歪頭一笑時,鼻梁上那顆小痣,格外吸睛。

    “漂亮哥哥!彼,“你受傷了呀?不怕不怕,我去采草藥,我救你!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