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469章 低了頭細嗅薔薇(加長)

第469章 低了頭細嗅薔薇(加長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今天寺廟人多,是因為恰逢農歷十五。潮汕地區每逢初一十五,香客都會到寺廟里朝拜,是傳統也是習俗。

    孩子的情緒很容易受周圍的景物感染,人多熱鬧熙熙攘攘,阿庭和小十被司機牽在手里躍躍欲試,想跑到前面玩。

    尉遲牽著小十二的手,沒走幾步,她就停下來,不肯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尉遲低頭問她。

    她不高不興地說:“腳酸了!

    才走了這么幾步,平時她和阿庭、小十滿陳家亂竄的時候,怎么不會酸呢?尉遲覺得她的小脾氣,也有點像鳶也,微微一笑:“我抱你走?”

    小十二扯了扯衛衣,他們現在身上穿的,就是尉遲和鳶也在晉城商場買的親子裝,又踢了一腳:“媽媽說不能隨便讓男人抱!”

    “那我背你?”尉遲換了個建議。

    小十二想了想,覺得行:“嗯!”

    尉遲蹲下來,小閨女趴到他的背上,養著神龜的池子要走上一段不長不短的臺階,他就背著她一步步往上走。

    小十二趴在尉遲的背上,覺得很暖很穩,和在papa背上不太一樣,沒忍住的,就問:“你真的是我爸爸嗎?”

    哪怕只有三歲,但是經過昨天和今天,媽媽、舅舅還有其他人的反應,雙胞胎也懵懵懂懂地明白過來,這個和papa一樣高大的男人,也是他們的爸爸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問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爸爸嗎?

    尉遲的腳步停了一下,繼而繼續往上走,溫聲反問:“你覺得我是嗎?”

    “Papa來接我們,你和媽媽是不是不高興?你們不想我們跟papa走嗎?”

    他反問了她一句,她也要反問他一句,尉遲淡笑,這閨女放出去倒是不擔心吃虧。

    那只千年神龜棲息的山洞就在眼前,里面應該很潮濕,站在門口也能感受到寒氣,尉遲挺直了腰,將那風擋住。

    “嗯,不想!

    小十二扁扁嘴:“Papa很疼我們!

    “以后我會更疼你們!蔽具t側過頭,俊朗的男人鼻梁到下巴是一段流暢優越的弧線,也是最柔和的角度,“我會給你買更好的小床,會陪著你長大,從小閨女變成大閨女!

    小十二說:“大閨女你就背不動我了!

    尉遲一笑:“背得動的!

    “100歲也背得動嗎?”三歲小孩能想到最遠最大的數字就是一百,她想知道他會背她多久?很久很久,都會背嗎?

    尉遲答應:“背得動的!

    小十二的手原本搭在他的肩膀上,過了會兒,忽然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孩子們來之前,對這只傳說中活了一千年的大烏龜很感興趣,現在真正親眼看到它,不知道是太其貌不揚,還是都有心事,總之三個人均是興致缺缺。

    阿庭踟躕了一會兒,還是湊到小十旁邊問:“你們真的要跟蘇叔叔走嗎?”

    三個孩子昨天早上小吵一架后,到現在還沒有和好,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。

    阿庭自從當了哥哥,就成熟了很多,自覺不應該跟弟弟妹妹計較,主動說了第一句話后,就沒有心理包袱了,又道:“蘇叔叔不是你們的爸爸,這個爸爸才是你們的爸爸,你們不要走了,你們走了,爸爸媽媽會很難過的!”

    阿庭把尉遲拉了過來。

    雙胞胎仰起頭看尉遲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和昨天一樣激烈反對,只是很疑惑:“可是我們以前沒有見過他,你以前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孩子稚氣的反問,如樹葉落在湖面,漣漪淺淺,卻在尉遲心上掀開了風浪。

    風吹花落,鳶也聽了蘇星邑的話好一陣沒反應過來:“蘇先生要跟我……”她匪夷所思地說出后面三個字,“跟我搶孩子?”

    鳶也確實把監護權的事情忘了。

    小十和小十二出生,她剛回艾爾諾家,是艾爾諾家各方勢力,尤其是以蘭道的一派的眼中釘肉中刺,她怕會傷到孩子,所以才把孩子記在蘇先生名下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記,畢竟孩子出生后,需要打各種疫苗,沒有戶口不行。

    她忘了監護權的事,也沒想到蘇星邑會來跟她搶孩子,愣怔過后,就有些惱火。他不是不知道她有多在乎孩子,當初為了要回阿庭有多辛苦,他看在眼里,現在她好不容易一家團圓,他橫插一杠,算什么?

    鳶也明明已經哄好雙胞胎不再鬧著去找他了,有她和尉遲在他們身邊細心照顧,他們早晚會忘了他,偏偏他又出現……

    鳶也臉色冷下來,這是她第一次對蘇星邑沒好臉色:“蘇先生,你不能這樣!

    蘇星邑眼睛清透,看得見她的情緒,唇邊泛開笑,笑里沒有多少真情實感,反而是有些嘆息——原來他們也到了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到了,橫眉冷對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會跟你搶東西?”

    他沒有給鳶也深究他這句話的機會,轉開了頭說:“小十和小十二一直鬧著要找我,你不是也很為難?先讓他們跟我走吧,他們在我那里,不會受任何委屈!

    “過段時間我就把他們還給你!

    哪怕相信他不會把孩子搶走,只是想孩子了,想把孩子接回去住一段時間,現在的鳶也,也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他們既然已經“算了”,就沒有必要再牽扯,其實從此不再見面,才是給他們那十幾年的恩恩怨怨,一個最體面的結局。

    “還是不給蘇先生添麻煩了!兵S也說,“而且小十和小十二不是我一個人的孩子,尉遲是他們的爸爸,他不同意!

    蘇星邑反問:“你還沒有告訴小十和小十二,尉遲的真實身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是這樣沒錯。

    還沒說,還沒解釋,所以尉遲現在就被雙胞胎問住了。

    為什么以前沒有見過他?他以前去哪兒了?

    雙胞胎目光炯炯,尉遲短暫沉默,終還是坦誠相告:“當年我和媽媽,因為一些事情吵架了,所以分開了,媽媽在蘇黎世生下你們,我并不知情!

    雙胞胎的眼睛一下睜大。

    尉遲和鳶也的處事風格不一樣,鳶也喜歡走慢條斯理的懷柔路線——通過阿庭牽線搭橋,讓雙胞胎自然而然地接受尉遲這個爸爸,是個好主意,照顧到孩子的心情。

    但此時此刻,雙胞胎問了,比起再編造一個謊言,尉遲更想要快刀斬亂麻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會有這種事情了,爸爸為遲到這么多年,向你們道歉!蔽具t烏黑的眸子倒映出孩子們的小身影,就好像天地萬物就只有他們能入眼,“原諒爸爸好不好?留在爸爸身邊,讓爸爸彌補你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兩個“好不好”,是低了頭的獅子,尉遲這輩子就只在鳶也和孩子面前這樣柔軟。

    相傳之所以會有這座寺廟,是因為這只千年神龜在這里,神龜到底有沒有千年,誰都說不準,但這個山洞確實走過歷史長河,石壁上的雕刻,每一幅都帶了歲月的痕跡,連在一起是畫,尉遲身后就是一副“猛虎低頭,細嗅薔薇”。

    雙胞胎沒有說話,但……如果不肯,他們會直接拒絕,動搖了才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尉遲摸摸他們的小腦袋:“現在決定不了,可以慢慢想,不急!

    他站起來,牽了小十二的手:“不看烏龜了嗎?”

    小孩子的情緒最是捉摸不定,雖然選哪個爸爸在他們看來是個難題,但是眼前有了更好玩的東西,煩惱就暫時被他們拋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神龜趴在山洞的角落,游客圍在欄桿前觀賞,欄桿前有一個小池塘,很多香客往池塘丟硬幣許愿。

    小十二身上沒有帶硬幣,但是帶了糖,有樣學樣,將糖捧在手心里閉上眼睛,許了一個愿,然后就丟進池塘里。

    剛剛丟下,就被趕來的管理員呵斥一聲:“不準往池塘里丟東西!神龜不小心誤食是會傷到身體的!”

    他喊得太大聲,在山洞里形成回音,嚇得小十二腳下一滑,阿庭在他旁邊,眼疾手快伸手拉住她,但沒借好力,結果就是兩個人都一起摔進了池塘。

    池塘不深,司機馬上把他們撈起來,然而動作再快,兩人的衣服還是濕了。

    尉遲一個轉頭的功夫,他們就折騰出這么大的動靜。

    阿庭馬上控訴:“爸爸你看小十二!”

    小十二惡人先告狀:“阿庭哥哥弄濕了我的衣服,我要告訴媽媽!”

    阿庭沒想到妹妹這么卑鄙:“你你你!”

    尉遲把外套脫下來裹住小十二,順便將她抱起來:“小十二,以后不能這樣了,這么冷的天把衣服弄濕,會感冒的!边好他們車上帶了更換的衣物,“我帶你們到車上換衣服!

    阿庭乖乖拉住尉遲的衣角,對妹妹吐舌頭,小十二甩甩腳,把水濺給他,阿庭豈能容忍,兩兄妹又鬧到一起。

    尉遲看向一直很安靜的孩子:“小十,一起去?”

    小十搖搖頭:“不想爬樓梯!

    車子停在寺廟門口,換個衣服用不了多久,而且他們還要再回來,小十確實沒必要一起去。

    尉遲對司機說:“你看著小十,寸步不離!

    司機領命:“是!

    鳶也之前就對尉遲說過雙胞胎的性格,小十二活潑,小十安靜。

    小十的安靜,是有自己的小心情。

    小十二明顯是快要接受尉遲了,他還是沒有辦法,可想到阿庭那句“媽媽會很難過的”就又遲疑了,他也沒了看神龜的興趣,走出山洞,找了一個花壇坐下。

    司機守在他身邊,小十隨手揪了一片葉子,對折,再對折。

    “萬物有靈,不能隨便折下花花草草!鳖^頂突然響起一道渾濁的聲音,小十愣了愣抬起頭,是一個身穿僧袍的和尚。

    小十雖然不太理解他的話,但大概知道他是在批評他損壞花草,連忙道歉:“對不起!”

    “下不為例!崩虾蜕行Φ么忍@,摸了摸他的頭,然后從寬袖里拿出一個小機器,是一個吊墜式的念佛機,“這個送給你!

    小十將手背到身后:“媽媽說,不能要陌生人的東西!

    司機也覺得不妥,剛想要阻止,老和尚便說:“我不是陌生人,我是廟里的師父!彼紫,教小十怎么用,“你看,按下這里!

    一按下,念佛機便播放出了佛歌,老和尚說:“佛歌能使人心情平靜,也可以為眾生指點迷津!

    小十撓撓頭:“我聽不懂!

    老和尚將小機器戴到他的脖子上,又貼到他的耳朵:“你就這樣聽著,里面的音樂能讓你心情愉快,也可以解開你的煩惱,給你選擇的答案!

    選擇的答案……小十拿著小機器,聽著歌就能解開煩惱?能幫他決定選擇哪個爸爸?做出的選擇能讓媽媽不難過?

    蛇打七寸,小十第一次接受陌生人的東西:“謝謝師父!

    司機看他都收下禮物了,也不好再還回去,而且他覺得這也沒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有些寺廟是會贈送香客手串項鏈,都是開過光的物品,能保平安,也許老和尚就是看小十有緣才送了念佛機,回頭告訴小姐,讓小姐添點香油錢就是。

    他雙手合十,鞠了個躬:“多謝師父!

    老和尚微笑:“阿彌陀佛!

    老和尚走后,司機留了個心眼,湊近小十身邊去聽,的確只是佛歌,一直重復地念著一句“阿彌陀佛”,他就沒再管了。

    念佛機的音量不大,司機走開兩三米就聽不到,小十一個人聽著,他一開始還聽不懂念的是什么,他中文沒有那么好,好不容易要學會“阿彌陀佛”,念佛機里卻傳來一道男聲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你為什么有兩個爸爸嗎?”

    小十冷不防被嚇了一跳,馬上就將機器拿開,抬頭要喊司機,里面又傳來一句:“我知道,我告訴你!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小十就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他沒有把念佛機拿開,也沒有喊司機來看這個奇怪的東西。

    念佛機里的男人又問了他:“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生的嗎?”

    小十想起了企鵝:“從蛋里出來的!”

    司機轉頭:“小十,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念佛機里的男人好像就在附近,看得見他們的一舉一動,及時說:“讓他走開,我繼續跟你說!

    小十聽信了老和尚的話,相信念佛機能幫他解開煩惱,迫切想要知道該怎么做才好,對念佛機里的男人言聽計從:“叔叔,我口渴,我想喝水!

    喝水啊……寺廟不是景區,沒有賣吃的東西,司機為難地看了一圈。發現三五米外有一個自助飲水機,想想來回也就那么一兩分鐘,不會出什么事,便說,“小十,叔叔到那邊給你倒水,你不要亂動哦!

    小十點點頭,司機爭分奪秒,一路小跑過去。到了以后還不放心地回頭,看小十還坐在花壇邊才放心,只是飲水機的一次性水杯用完了,他打開飲水機下面的柜子找尋。

    男人低低地笑了笑:“你是為了救阿庭哥哥出生的!

    ……?小十沒有明白這句話。

    那個男人也知道他一個三歲孩子,理解不了這種話,所以說得更加清楚:“阿庭哥哥病了,生下你才能救阿庭哥哥,要不是為了救阿庭哥哥,媽媽根本不會把你生下來!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媽媽怎么不會把他生下來?小十反駁,“媽媽很喜歡我的!”

    “媽媽最喜歡的是阿庭哥哥!蹦腥酥卑椎馗嬖V他,“如果你跟papa走了,媽媽就不要你了,因為她只想跟阿庭哥哥在一起!

    小十愣愣的,他……他跟papa走,媽媽就會不要他?

    他咬住嘴唇,用力搖頭,不可能!媽媽怎么可能不要他?媽媽說過,他和小十二是她的寶貝!

    “不相信?那我問你,你讓媽媽帶你去找papa的時候,媽媽答應你了嗎?沒有吧?你讓媽媽跟你回蘇黎世的時候,媽媽答應你了嗎?沒有吧?”

    ……是啊,媽媽沒有答應,媽媽是想要留下的,媽媽是為了阿庭哥哥留下。

    小十又想起來,當初他們還在蘇黎世,媽媽就回到阿庭哥哥身邊。媽媽早就為了阿庭哥哥,拋下他們了。

    ……對了,剛才那個爸爸說,他和媽媽吵架所以分開了,他和小十二吵架,小十二會丟掉他送她的東西,媽媽和那個爸爸吵架,會留下他和小十二嗎?

    不會的吧,也會丟掉的吧,留下他和小十二,真的是為了阿庭哥哥吧?

    男人的話沒有很多:“你可以自己去找媽媽問,問媽媽,是不是只要阿庭哥哥不要你?”

    小十抬起頭,沒錯,問媽媽就知道!

    小十從花壇里跳下來,喃喃:“媽媽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一個方向,念佛機的男人馬上說:“對,在那里,你一直跑下去,就能看到媽媽!

    小十此刻心里就只有一個念頭,找媽媽!找媽媽問清楚!

    他直接跑起來。

    才兩分鐘,司機走開才兩分鐘,找到一次性水杯,轉頭就發現花壇的位置已經沒有小十,他倉皇地往四下看,就看到小十跑向一個方向,他疾聲大喊:“小十!”

    他要追上去,可不知怎么,突然多了很多游客,都往神龜的山洞擠,擋住了司機的路:“千年神龜在哪里?讓我看看,讓我看看!”

    司機追不上去,活生生地看著小十消失在拐角處,他手腳冰涼,覺得自己死定了,他拼了命想要追上去,然而被擠在人潮里,動也動不了。

    他失聲大喊:“小十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小十——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