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445章 要被畏罪自殺了(加長)

第445章 要被畏罪自殺了(加長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約瑟夫敲了兩下門,然后推開,德國作曲家舒曼的《夢幻曲》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蘭道一個人在辦公室里隨樂起舞,黑色的長裙有白色的雷絲邊,在半空中旋轉出流光的弧度,她穿著高跟鞋,舉步輕巧,像最靈動的仙子。

    約瑟夫面帶微笑地欣賞,直到曲子結束,他抬起手鼓掌:“夫人不是喜歡鋼琴版本的《夢幻曲》嗎?怎么今天聽了小提琴版本的?”

    “都好,我都喜歡~”

    她心情不錯,約瑟夫也樂得為她喜上加喜:“夫人,交易已經完成!

    蘭道換了一張黑膠唱片:“沒有被人發現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很小心!

    “那就好!背D動,流淌出古典音樂的樂章,蘭道又隨之旋轉起來,“這次操作,我至少,凈賺了十個點!

    約瑟夫笑:“是啊,現在市場上很看好HMVL的股票,都爭相買入呢!

    蘭道輕嗤:“傻子,后面有他們賠的!

    約瑟夫但笑不語,股民嘛,都是很容易上頭的,看著HMVL股價大漲,紛紛搶購,只有理智的人才看得出來,現在HMVL是虛高,等過了這陣子,股價就會回落,那么股民現在高價買入的股票就等于賠了。

    而蘭道是從中怎么賺錢的呢?

    很簡單,她有HMVL25%的股份,把其中的10%,趁著現在價高賣了,等將來股價回落到正常水平,她再把那10%買回來,一進一出,賺取中間差價。

    這叫做空。

    這一手下來,能讓蘭道獲利八位數。

    蘭道越想越舒服,現在她手里就有一大筆錢了,轉了個圈到約瑟夫面前,拉著他一起起舞:“去把期權贖回來吧,我們還能再賺一筆!

    用當初鳶也的那個比喻,蘭道在股價350的時候,和投行簽訂合約以400的價格買入,現在的股價已經到450,她再以400買入,可不就是又賺了嗎?

    約瑟夫領命:“是!

    他陪她轉了幾個圈,就要出去了,蘭道眼角瞥見桌子上的日歷:“等等!

    約瑟夫不明所以回頭,蘭道停了下來,神情若有所思:“HMVL的股價還會再漲的,先不著急贖回,這筆錢我們去做點別的事!

    “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蘭道在沙發上坐下:“幫我約洛維夫人明天下午一起吃下午茶,然后,你現在去讓在牢里蹲著的那個野種,‘畏罪自殺’吧!

    與此同時,羅德里格斯莊園。

    書房,蘇星邑在辦公桌前看文件,旁邊的手機響起,他隨手滑動接聽,是路易先生:“丹尼爾先生,我有個售后服務提供給您!

    蘇星邑眉目不動:“說來聽聽!

    “有人告訴我,蘭道夫人在市場上拋售HMVL的股票!

    蘇星邑嘴角一哂,并不意外,沒有誰比蘭道更清楚現在HMVL的股價是虛高,這會兒不套現,什么時候套現?

    “你那個朋友是在交易所工作吧?”蘭道做這種事必然是非常隱秘,除了交易所的工作人員,旁人哪能知道?

    路易先生哈哈大笑:“嗨,不要問,不要問,我是看在我們交易愉快的份上,才向您免費提供消息,您可不要說出去,砸了我那朋友的飯碗啊!

    畢竟泄密客戶的交易信息,甚至還觸及犯罪。

    蘇星邑掛了電話,轉播給安娜:“把蘭道拋售出的股票,全部買入!

    吩咐完,他繼續看文件,神色無波無瀾,大約半個小時后,安娜回復信息,他們用了5個賬戶,將蘭道拋出的股票全數買下,沒有被發現。

    蘇星邑拿起手機,播出了今日第三通電話,那邊響了一會兒才接通,他疏淡道:“你們知道蘭道在拋售股票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我們還發現有人買了她的股票,是你吧?”顧久聲音清越。

    蘇星邑看著對面茶幾上放的花瓶,百合花嬌嫩欲滴:“你們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顧久瞥了眼鳶也,回道:“我的委托人想跟你買HMVL的股票,按現在的市場價,高一點也沒關系,我們有的是錢!

    話剛說完他就被鳶也瞪了一眼,跟誰裝大佬呢?

    蘇星邑只回了兩個字:“不用!辈挥酶邇r。

    顧久心滿意足:“既然蘇先生這么高風亮節,我也不客氣,找時間我過去跟你簽合同!

    看他掛了電話,鳶也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:“我什么時候說過‘高一點也沒關系,我們有的是錢’?”

    “相思告訴我,拍戲的時候,適當的即興發揮能為演員加分!鳖櫨眯Σ[瞇。

    鳶也納悶:“相思是誰?”

    “現在很紅的一個小花!鳖櫨脫P起唇,將衣冠擒獸四個字詮釋得淋漓盡致,鳶也瞬間就懂了他和這小花是什么關系,然后決定不再討論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顧久想著整件事,嘖嘖稱贊:“我覺得你后媽是個人才!

    “殺了你爸,嫁禍給你,再公開你爸和你姑的關系,連消帶打,把你爸,你姑還有你都踢出局,艾爾諾家的人都沒了,偏偏還沒人覺得不對勁,因為她是受害者,清清白白,大家還求著她掌管HMVL!

    一箭四雕,不愧是蘭道夫人。

    鳶也懶懶道:“我覺得還是你比較人才!

    律師有會見權,所以他就表示,24小時都需要見委托人,直接住在警局里,和鳶也隔著一道欄桿,一起吃飯,隨時說話,簡直就跟在外面沒事約了一起喝下午茶一樣。

    可憐那兩個負責盯著他們的警察,必須在旁邊看著他們說些有的沒的。

    對此,顧少爺的理由也很正經:“我怕你那個后媽讓你‘畏罪自殺’!

    鳶也覺得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。

    “對了,”顧久還想起一件事,“剛才老班給我打了電話,有警察找他打聽那三個男人,他把他知道的都跟對方說了!

    鳶也還沒下游輪之前,就讓老班去查了淪奸李幼安的三個男人,她雖然不在乎李幼安怎么看待她,但她身上的鍋夠多了,沒興趣再背一個,想著弄清楚后告訴李幼安,讓她去恨真正該狠的人。

    倒是真沒想到,會有警察去查這件事……大概是巴黎警署這邊吧,查沅曄的時候,順便查了李幼安。

    鳶也沒那么在意:“李幼安以前不蠢,有了老班給出的線索,應該想得出來真正害她的人是誰!

    已經快到晚飯時間,顧久一邊在APP上點外賣,一邊說:“你這邊我算是看明白要做什么,尉遲那邊,我就真看不懂,尉氏都已經被停牌了,他還在等什么?再拖下去,尉氏可就毀了!

    鳶也搖搖頭,她這幾天也沒跟尉遲聯系。

    顧久抬頭看了她一眼:“我其實吧,一直在想,當年我要是不告訴你尉遲在找骨髓就好了,你沒去做那個配型,也許后面這些事兒都不會有!

    看她現在的生活,比美劇還要驚心動魄,他啊,生怕她哪天不小心就掛了。

    鳶也一頓,要是沒有那份配型成功的報告,她可能真不會去尉公館找尉遲。

    不過人生沒有從來的可能,多想這些無益,她道:“別回顧過去了,我們做人要展望未來!

    “行,展望未來!鳖櫨梅畔率謾C,“你覺得蘭道會拿那筆錢干什么?”

    鳶也想都不用想:“肯定不是贖回期權。這就好比一個賭徒,突然賺了一大筆錢,他不會想著去還賭債,他會想再賭一把,贏更多的錢!

    “那她會再買入股票?”炒股賺錢?顧久突然覺得蘭道夫人接地氣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鳶也搖搖頭,嘴角帶起一個弧度,細瞧卻什么笑意,風馬牛不相及地問:“現在是二月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?”

    鳶也起身,伸了個懶腰,走到會見室里唯一的一扇窗下,仰望外面的晚霞:“那艘游輪,每年會航行兩次,冬末春初一次,夏末秋初中一次,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賣送來的時候,顧久出去拿,鳶也上了個洗手間。

    雖說不在乎李幼安的事情,但水流從指縫間淌過的時候,鳶也還是想到了她。

    她原本恨死那個對她用藥的人,還在心里想過,等找那個人,一定要他好看,但李幼安的視頻被人公開出去,她因此跳海,在鬼門關走了一回,也算是得到了報應,她沒心思再追究了,算了。

    好像她最近最常說的兩個字,就是“算了”。

    關掉了水龍頭,鳶也抽了紙擦手,原本干燥柔軟的紙巾吸了水分變得濕濡。

    擦著擦著,鳶也腦海里忽然閃過什么東西,一下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不對……

    蘭道對她說,要不是她命大逃過一劫,在宴會廳里播放的視頻主角就是她。

    這個意思是,李幼安原本想把她的視頻公開出去,但不知道是被誰掉包,換成她自己的視頻……就是這里地方不對啊。

    如果把她的視頻公開出去,不就成了她的不在場證明嗎?因為她那個時候正被人“淪奸”,哪有時間去殺老教父?所以其實蘭道根本不會讓視頻出現。

    這個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再退一步——她如果真被淪奸了,蘭道憑什么篤定她不會報警?或是面對警察審問的時候不會把事情說出來?只要警察在她的體內提取到精掖,就能證明她的話是真的,她有不在場證明,沒有殺人。

    蘭道會留這么大的破綻嗎?

    不會,所以只有一個解釋。

    那就是,她在警局里有人,那個人能幫她把不利于她的證詞改掉。

    甚至還能幫她,毀滅證物,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洗手間的門突然傳來細微的“咔嚓”一聲響,是有人擰開了門把。

    鳶也不合時宜地笑了,顧三少這張烏鴉嘴啊。

    她真要被“畏罪自殺”了呢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