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434章 血脈相連的父親

第434章 血脈相連的父親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鳶也有將近三十秒的時間腦袋一片空白,連帶著眼前的畫面也靜止住。

    “阿曄——”

    蘭道悲痛欲絕的喊聲,將她不知道飄到哪里的神魂喚了回來,而在鳶也空白的三十秒里,賓客們都聚到了宴會廳里。

    鳶也這才走進去,宴會廳的大理石地板光滑剔透,在水晶燈下照耀下,有種一腳踩下去,就會掉落無盡深淵的錯覺。

    蘭道撲進雜物間,四下回蕩著她聽起來情真意切的哭喊聲,醫生做了簡單的檢查,確認老教父已經死亡。

    已經死亡。

    鳶也心里重復這四個字,緊接著就記起幾個小時前沅曄那愧疚的眼神,說我已經很對不起小也和清婉……她深深吸了口氣,擠進圍觀的人群,想看一眼他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個高大的法國男人,從她身邊擠了過去,先是看了一眼里面,然后面朝大家做了個停止的手勢:“女士們先生們,我是警察,我建議現在任何人都不要碰老教父的身體!

    他是級別很高的警察,也是洛維夫人邀請來的客人,神情權威且嚴肅:“有沒有人可以解釋老教父為什么會這樣?沒有人的話,那么這很可能是一起謀殺,我們所有人都有嫌疑,最好不要破壞第一現場!

    “馬上報警,讓警察來調查,HMVL集團的老教父死于一場謀殺,這可不是一件小事!

    豈止不是一件小事,這簡直是一件足夠轟動整個歐洲金融圈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“老教父”這個稱呼不是特指誰,而是指當時當刻,掌握這HMVL集團這個龐大的奢侈品帝國的艾爾諾家人。(189)

    數百年來,每一任老教父都是HMVL的精神領袖和靈魂支柱,沅曄突然死于謀殺,HMVL集團毫無疑問將要進入一輪血雨腥風的洗牌。

    “阿曄,阿曄……怎么會這樣?阿曄啊……”

    蘭道還在雜物間里哭喊,鳶也從那個警察身邊繞了過去,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,不好攔她,她終于看到沅曄——他坐在一個木箱上,拐杖掉落在地,頭偏向一側,心口扎著一把刀,血流下浸紅他的白襯衫。

    應該是一刀斃命,除了心口,身上沒有看到別的傷痕。

    沅曄低垂著頭,看不到神情,只見發心頭發蒼白。

    鳶也伸出手,還沒碰到他的身體就被蘭道抓住手,她哀哀著說:“小也,我知道你也很難過,但是我們還是聽警察的話,先不要碰你爸爸的遺體,萬一損壞什么證據,讓害死你爸爸的兇手逃出生天,可怎么辦呀?”

    鳶也看向她,蘭道哭得通紅的眼睛,極快速地掠過一抹只有她看得見的笑。

    之后那個警察征得洛維夫人和大多數賓客同意后,將大家暫時留在宴會廳,他找了幾個信得過的人一起,挨個詢問在場所有人,做簡單的排查。

    還沒問到鳶也,她坐在沙發上,臉上沒有一點表情,她原本只是想來露個面就走,妝容很簡單,眼線腮紅都沒有畫,更使得這片空白看起來有些楚楚可憐的脆弱,倒是很符合她現在該有的反應。

    她和蘭道一動一靜,各自用一種辦法詮釋自己驟然之間失去至親的悲痛,在外人看來十分真心。

    但是不是真的悲痛,只有她們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餐桌上點著一根裝飾用的蠟燭,鳶也盯著那搖曳的火花,承認自己沒有達不到悲痛的程度,只是有一種誤吃了檸檬籽的感覺,澀得很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她血脈相連的父親……想到這一點,鳶也又覺得荒唐。

    就是這條航線,第一次把她和艾爾諾家牽連在一起,現在也是這條航線,斷掉她和艾爾諾家本就單薄的關系。她都不知道這算是因果,還是算宿命?

    宋義取來一條毯子,雙手遞給她,鳶也認出這條毯子是她房間里的,應該是尉遲讓他拿來的。

    鳶也心里一暖,接過毯子,披在腿上,宋義道:“沅總,船已經在往回開了,預計明天中午之前能到馬賽港!

    這時,那個警察也問到鳶也面前,他先是肅穆地說:“沅小姐,請節哀!

    鳶也點了點頭,他才順勢蹲下來:“我叫麥金利,是巴黎警署的警長,可否詢問您幾個問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!

    麥金利打開筆記本,架在自己的腿上:“您今晚大致的行動軌跡是?”

    “七點宴會開始,我準時到場,然后一個人到處在宴會廳里走來走去,之后我父親和我母親來了,帶我去向洛維夫人祝壽,我們聊了很久,再之后,我就和安德斯去跳舞……”

    話至此她一頓,眉心飛快地蹙了一下,這點停頓沒有逃過敏銳的麥金利,他迅速抬起眼:“跳舞,之后呢?”

    鳶也靠回沙發上,眸子輕微一轉:“然后,我喝酒喝多了,有點頭暈,回房休息了!

    麥金利直視著她,深邃的眼睛比鷹還要鋒利:“有誰看到您回房間休息嗎?”他掠了眼宋義和巴里,“除了您的人!

    鳶也靜默一會兒:“沒有!

    麥金利越問越敏感:“您最后一次見到老教父是什么時候?之前有沒有發現他什么異常情況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帶我去認識洛維夫人的時候!兵S也看向那邊的蘭道,洛維夫人在安慰她,他漠然地說,“我和我父親平時的接觸不多,我覺得警官你跟應該多問問我的母親!

    “謝謝您的建議,我會問的!丙溄鹄浵铝诉@些信息,站起身,“非常感謝您的配合,我最后再問一句,您對老教父的遇害,有什么想法嗎?”

    鳶也一口氣在肺腔里沉淀了許久,直到此刻才吐出來:“震驚,和難以接受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詢問結束,鳶也就可以離開宴會廳,她沒有逗留,直徑起身離去。

    蘭道剛好走過來,兩人擦肩而過的一秒鐘里,鳶也說:“母親下了一手好棋!

    “特意為你安排的,女兒!碧m道飛快接話,彼此互看了一眼,再各自別開頭,往相反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鳶也走得干脆,麥金利盯著她的背影,直到她上電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五層的房間,鳶也看到尉遲坐在沙發上,低頭走了過去躺下,枕在他的腿上:“老教父死了!

    尉遲把她束著的頭發解開,手指順著柔軟的發絲,聲音不見情緒:“我爺爺死了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