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396章 原來當初不知道

第396章 原來當初不知道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鳶也沒什么預告,直接揭開了真相:“你和我媽媽在一起,是因為我媽媽跟李希長得像吧!

    沅曄倏地轉身,臉上有明顯的錯愕。

    鳶也用那雙遺傳自陳清婉的眼睛看著他,緩緩道:“我來之前做了很多猜測,甚至連我媽媽該不會不是陳家的女兒,而是和你親兄妹,所以我媽媽才說不該和你在一起這種想法都有了!

    她真的這樣懷疑過,想著尉遲會不會就是知道她是亂淪生下的孩子,覺得這個身世太難堪,傷她自尊,所以才不告訴她?

    結果事實的荒唐程度,和她的腦洞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我在客廳看到李希年輕時的照片,原來所謂‘不該’,不是我媽媽不該和你在一起,而是你和李希不該在一起!

    沅曄沉聲警告:“小也,不要胡亂猜測!

    胡亂猜測?鳶也笑:“你和李希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,你們還有了一個夭折的孩子,長明燈放在廷布,不是嗎?”()

    她早在四年前就知道了,否則她怎么威脅李希和她合作,幫她回沅家?

    沅曄瞬間語塞,臉色漲紅,被戳穿的難堪,匆匆走到別處,背對著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下時間線,30年前你和我媽媽有了我,28年前娶了蘭道,24年和李希有個孩子但夭折了!兵S也慢慢地說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沒說開之前就好像是個大秘密,其實想通一個點,剩下的就都迎刃而解,就好比骨諾米牌,推倒一塊,后面就會依次倒下去。

    鳶也還原他當時的心理歷程:“按照這個順序,你愛上李希,但你覺得這是不倫之戀,生生克制住了自己,不知怎么的遇到了我媽媽,覺得我媽媽和李希神似,就騙了我媽媽的感情,實際是把她當成李希的替身,后來我媽媽知道了這件事,所以和你分了手,但你不肯放過她,甚至不惜打傷姜宏達,擄走她一個月。

    我媽媽看起來溫婉,其實寧折不彎,看清楚事實后,不肯原諒你,你最后沒辦法才放了她,再娶了蘭道,是想轉移自己的念頭?做了這么多,發現還是控制不了對自己親妹妹的感情,終于放棄自我束縛,和李希光明正大在一起!

    今天巴黎的天氣沒有那么冷,沅曄只穿著一件薄毛衣,他的背脊繃得很緊,雖然看不見他此刻臉上的神情,但猜也知道不會是冷靜的。

    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,最后被親女兒揭穿,夠難堪的。

    鳶也想起了尉老爺子,不由得冷笑兩聲,之前聽別人說有錢人都是變-態,她還覺得是以偏概全了,現在看,其實這個比例也很大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是怎么評價艾爾諾家來著?

    齷齪,黑暗,骯臟。

    確實骯臟。

    鳶也當年知道李希和他那個夭折的孩子都沒現在這么惡心,居然騙了她媽媽,她媽媽那樣剛烈的女人,當年該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她簡直不想再看他一眼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沅曄的聲音急急傳來:“我后來是真的喜歡你媽媽,我想要娶她,是真心的!

    真心?鳶也彎了彎嘴角:“把她傷到極致后再說一句‘我其實已經愛上你’,你以為她會稀罕?”

    沅曄聲音從清朗變得渾濁:“……無論如何,我真的很為有你這個女兒感到開心,爸爸很愛你的,沅家是你的,將來HMVL也是你的,你前幾天生日,我還給你準備了禮物,就在書房……小也,那些事情已經過去,不要再提了好嗎?我和你姑姑,現在已經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鳶也閉上眼睛,再睜開,眸底如冰面一般平淡,一言不發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她慶幸自己對沅曄一直以來都沒有太深的感情,現在也談不上傷心,只是為她媽媽抱不平,憤怒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由此就可以肯定,尉遲當初放棄簡單選擇最復雜的巴塞爾設局,不是因為她的身世還有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她想多了,也想岔了,他應該是有別的原因。

    鳶也一路從后花園走到客廳,忽然停住腳步。

    ……等等,她從什么時候起,竟在找到真相之前,就先命定尉遲做的所有傷害她的事情,都是另外原因?

    求證是從過程到結果,而她,是先定好了結果再去找過程。

    鳶也微微抬起頭,看著吊頂的天花板,對自己嗤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當年她說自己有斯德哥爾摩綜合征,沒準還真沒說錯自己。

    “家主!奔s瑟夫要離開莊園,又遇到她,便打了聲招呼,再繼續往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鳶也看著他漸行漸遠,陡然出聲喊:“Y先生!

    約瑟夫停住腳步,頓了頓,轉身,臉上有些疑惑,驚訝她怎么知道他這個稱呼,又不敢去輕易答應。

    鳶也唇邊掛著淺笑走上前:“約瑟夫先生不愧是我母親的心腹,有什么事情都是交給你去做,Y先生,聽起來就很神秘的身份,她又讓你用這個身份做過什么呢?”

    約瑟夫不動聲色地道:“家主的話是什么意思?鄙人聽不明白!

    “要我說得再清楚一點?”鳶也看著他,“Y先生明明地道的法國人,沒想到會泡中國的功夫茶,還是十分小眾的潮汕功夫茶,讓人意外!

    約瑟夫飛快皺了一下眉,越發驚疑,她怎么連這個都知道?

    約瑟夫的身份雖然只是管家,但不是管家的那種管家,他是蘭道的心腹,西里都比不上他的地位,這樣的人當然不會隨便去伺候誰,見過他泡茶的,只有蘭道和尉遲這么兩個人而已。

    包括Y先生這個稱呼,也只用過幾次,都很隱秘,所以他想不出,她怎么會知道?

    尉遲告訴她的?尉遲為什么要告訴她這種小事?而且她現在問這些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想不出來,鳶也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,說話模凌兩可,他又想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好回去和蘭道稟報,便走一步看一步:“愛好而已,沒想到家主日理萬機,連這種小事都知道!

    這就算是承認,Y先生就是他。

    鳶也微笑:“我這個人好奇心強,有什么想知道就會去找答案,不巧能力也有一點,所以多半都能找出來,只是要費一點時間,反正我早晚都能知道,Y先生不如提前告訴我答案,我承你這個情,可以送你一份禮物答謝!

    她是在詐他!

    她突然喊出Y先生,讓約瑟夫驚異,緊接著又拋出泡潮汕功夫茶這個細節,約瑟夫想不出來她怎么能知道,又知道到什么程度,問這些想做什么,于是他也會想試探她,這樣一來,就會透露出線索或者真相給她。

    這招叫,狼人殺。

    鳶也唇邊弧度不變,就這么看著他,約瑟夫斟酌著說:“家主真的多想了,Y先生是有一點故事,不過沒有那么大秘密,不值得家主費工夫去查的,家主想知道,我告訴您就是!

    “Y先生是當初,我用來聯系尉總裁的!保145、175、177)

    約瑟夫心里想的是,這件事沒什么大不了,說了,反而還能加深鳶也和尉遲的仇恨。

    鳶也眸子飛快地一閃:“你們當初這么神秘嗎?不能直接用名字聯系,還要用代號?”

    約瑟夫笑了笑:“當然不能直接用名字,用名字,不就讓尉總裁知道我們是誰了嗎?”

    一霎間,鳶也唇邊的弧度徹底消失:“你意思是,尉遲一開始并不知道你們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知道,合作結束才知道!

    巴塞爾之后,尉遲才知道,沅家里想要她的命的人,是蘭道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