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360章 你就只有兩條路(加長)

第360章 你就只有兩條路(加長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傍晚七點鐘,鳶也準時來醫院接阿庭,那會兒醫院的停車場沒有車位,她只好打電話,麻煩黎雪把阿庭帶下樓,她暫停在馬路邊。

    黎雪看向尉遲,見他沒有反對,才敢牽起阿庭的手,阿庭乖巧地跟爸爸道別,說明天再來看他。

    一直到門關上,尉遲的臉色都是那么平靜,從下午知道“弟弟妹妹”起就是這樣,他捂著傷處下床,走到床邊,手指將窗簾挑開一條線,目光翻過醫院的高墻,隱約看到霓虹燈下的轎車,以及車邊窈窕的身影。

    眸色如天色,逐漸黑沉。

    鳶也打開后座的車門,讓阿庭上車,系好安全帶,轉頭對黎雪道謝:“有勞黎秘書!

    黎雪欲言又止:“沅總客氣了……”

    馬路邊不能停太久,鳶也就沒有跟黎雪多說什么,上車走了,黎雪看著車尾遠去,復雜地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身后冷不防響起一道男聲:“黎秘書在等人?”

    黎雪一愣,轉頭,竟然是陸初北:“陸少,您是從榕城來的嗎?”

    “嗯,剛下飛機,來看阿遲!标懗醣鄙硇雾犻L,穿著深藍色的長風衣,路燈下眉眼溫潤。

    “尉總在137號房!崩柩┟虼,回答他前一個問題,“不是,我剛送阿庭上沅總的車!

    陸初北挑起眉:“弟妹?她來看阿遲?”

    黎雪苦笑搖頭:“不是!

    哦,接了孩子就走。陸初北難免同情自家兄弟,搖了搖頭,進了醫院。

    137號病房的門沒關,他敲了一下,走進去:“怎么又進醫院?你為了讓弟妹消氣,命都不要了?過來人提醒你一句,有些計謀用一次不管用,就快換一招!

    尉遲從窗邊走回病床,對他那些話不置與否:“小楊找你來的?”

    陸初北伸手扶了他一把:“他說尉深回國了,我想你現在應該是腹背受敵,有幫得上你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越臨近新年,冬天的感覺就越發明顯,哪怕沒有下雪,入夜后的溫度也降至冰點。

    尉遲抬起眸,里頭的暗光卻足以與現在的氣溫匹敵:“有一件事,你幫我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陸初北的未婚妻的傅眠,傅家在黑道上頗有地位,關系網強大,有些東西明面上查起來很費勁,但從背后下手就很容易,兩天的時間,一份資料就從國外傳回來。

    陸初北自己先看了一遍,不知要做何感想,索性將資料送過去給尉遲。

    依舊是137號病房,尉遲翻看著,許久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陸初北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他床邊,點了根煙,想起這里是醫院,不能抽煙,才又滅了,順手丟進垃圾桶。

    那天他讓他去查這件事,他就很驚訝了,現在結果出來,則是唏噓。

    “那對雙胞胎,是兩年前夏天,弟妹在巴黎醫院生的,生于零點十分和零點十二分,他們的名字應該是由此而來!

    他邊說,邊看著尉遲的臉色:“兩年前六月份,孩子現在應該是兩歲半!

    但鳶也離開尉遲,是三年前的夏天,五月份,如果孩子是他的,應該生于那一年的冬天,一月或者二月,而不是六月。

    晚了半年,就證明孩子不可能是他的。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尉遲周身如有黑氣涌動,將資料丟進了垃圾桶,舔到了那個還未完全熄滅的煙頭,咻的一下,燃起了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里死了的事情,鳶也還真是親自打視頻電話給蘭道夫人報喪,她當時氣得牙齒都在打顫,還要裝出傷心悲痛的樣子,鳶也想起一次就笑一次。

    蘭道夫人雖然是伊萬諾夫家的女兒,但是她的父親有六個老婆十幾個女兒,根本沒把外嫁的女兒當回事,她平時只能靠西里這個一母同胞的弟弟,才能從伊萬諾夫家獲得幫助。

    現在西里死了,她等于徹底失去伊萬諾夫家這個橋梁。

    沉靜了幾天后,蘭道決定,親自來晉城,幫西里收尸。

    蘭道抵達晉城那天是個灰蒙蒙的天氣,壓抑得人喘不過氣,鳶也反而心情很好,決定親自去機場接她的母親大人,路上也可以跟她好好說說西里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走出姜氏集團,正等著司機開車過來,一輛黑色的卡宴就停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車窗降下,露出尉遲菱角分明的側臉。

    鳶也頓了一頓:“尉總什么時候出院的?”

    她這段時間和阿庭相處愉快,都快把他忘了。

    尉遲轉過頭,眸色清冽地看著她:“不是要去機場?上車!

    他也要去接蘭道?鳶也嘴角一曬:“認識尉總這么多年,第一次見尉總親自開車去機場接人,果然只有我母親大人有這個面子!

    不愧是最親密無間的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而且說起來,蘭道敢離開巴黎大本營來到晉城,也是相信這個合作伙伴的緣故吧?畢竟晉城是尉家的地盤,等于是他們的地盤。

    鳶也摸了摸自己眉毛,她心情一好,就有點惡趣味,要是蘭道看到她從她的合作伙伴車上下來,不知道會想什么呢?以她對蘭道的了解,那女人生性多疑,難道就不會懷疑尉遲和她私下和好了之類的?

    她對分化他們的利益集團這件事很有興趣,上車就上車。

    鳶也拉開后座的車門,卻是上鎖,還沒有開口問,副駕駛座的車門就吧嗒一聲解鎖,意思很明確。

    鳶也看了那男人一眼,繞到副駕駛座上車。

    剛系好安全帶,尉遲就一踩油門直接開出去。

    鳶也拿出手機給司機發去信息,讓他不用送她,發完抬起頭,發現車子上了高速,走告訴去機場確實會快十分鐘,她便沒有多說什么,而尉遲也沉默異常。

    一段路后,尉遲突然改變路線,從高速出口轉進去,鳶也一下豎起警惕:“這條路不能去機場吧?你要去哪兒?”

    尉遲還是一言不發,車速與在高速路上一樣快,鳶也臉色冷了下來:“停車!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但這種情況下,無論想干什么她都沒興趣奉陪,她加重了聲音:“尉遲,停車!”

    道路一邊是池塘,一邊是灌溉滿了水的農田,不知道種著什么,一眼看去泥濘不堪,更兼荒無人煙,鳶也眼皮跳了跳,立即拿起手機,要給她的人打電話。

    這時一只手從旁邊伸過來,直接奪走她的手機,車窗同時降下,尉遲往外一擲,手機落入池塘濺起幾波水花。

    鳶也睜大了眼睛,旋即怒火中燒:“你!”

    尉遲踩住剎車,鳶也慣性地往前撲去,雙手連忙撐住前面,但還是被撞得胸口疼,愈發火大,剛想罵人,耳邊便快速砸過來一句:“雙胞胎是誰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男人的聲音是低的,沉的,比自左窗進,右窗出的風還要冰冷,鳶也一僵之后一頓,明白了,原來把她騙走是想說這個。

    她斂了呼吸,將后背重新貼回椅座上:“阿庭告訴你的?”

    尉遲凝視著她,眼睛漆黑不見底,猶如此刻上空的烏云那般暗藏風雨,他一貫內斂,極少會有將真情實感外露,但現在,鳶也清楚地看到了——火。

    重復問:“那對雙胞胎是誰的?”

    對,火。

    他生氣了。

    知道她還有孩子,就火冒三丈地來質問她。

    可是他以什么身份這樣理直氣壯?

    鳶也不禁冷笑一聲,回視著他的眼睛:“我的!

    尉遲將薄唇抿成一條直線,愈發的烏云壓城城欲摧,鳶也完全無視他的情緒,話里挑釁:“至于是我和誰的,尉總這么神通廣大,難道沒查出來嗎?”

    查了,那對雙胞胎自出生起就一直養在羅德里格斯莊園,莊園上下的人都稱呼他們為小少爺和小小姐,而他們對蘇星邑的稱呼是,Papa。

    “你查出什么,就是什么!

    尉遲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:“不可能!

    他的語氣非常篤定,比她本人還要說一不二,就好像是算準了她,吃定了她,鳶也閉了一下眼睛,再睜開,就問了:“不可能什么?不可能有孩子?不可能和別的男人有孩子?”

    她都要笑了:“就因為我以前又傻又蠢,被你騙了兩次,你就真覺得我擺脫不了你,這輩子就只能有你一個男人?”

    尉遲喉嚨一滾,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聲音沉沉入耳:“你可以擺脫我,也可以不是我的,想復仇就復仇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你想要的自由我都給你,唯獨不能有別的男人!

    鳶也的臉冷成了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尉遲用食指和拇指掐住她的下巴,眼睛如山雨欲來風滿樓:“聽著,鳶也,你這輩子只有兩條路,要么跟我復合,要么孤獨終老,你不能有別的男人,這是我放任你胡作非為的前提!

    轟隆一聲,鳶也的腦袋一下炸開!

    她胸膛劇烈地起伏,已經很多年沒有這么生氣過,氣急之下反笑,啪的一下打飛他的手,然后整個人一下朝他傾過去,兩人的距離一下縮小至氣息交融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抓住他的衣領,一字一頓地告訴他:“雙胞胎是蘇星邑的孩子,就是我跟他的孩子,孩子今年兩歲半,不是他的,難道還能是你的?嗯?我愿意給他生孩子,你管得著嗎?”

    她跟誰在一起還要他允許?還覺得她是三年前的姜鳶也,被他控制在手里連尉公館的大門都出不了?

    鳶也舔了一下虎牙,眉毛高高地揚起來,許久不見的桀驁之色:“還不相信?要我跟你描述我們怎么生的嗎?他很溫柔,很體貼,跟他在一起我很舒服,他根本就不會像你一樣,你算什么?你就是一個強-奸犯!”

    話畢她就把他的領子丟開,快速解鎖他那邊控制車門的按鈕,扯開安全帶,踢開車門,所有動作只在三秒鐘之內 ,鳶也頭也不回下車離開。

    再跟他待在一個空間她會控制不住殺人!

    要求她?命令她?控制她?

    憑他也配!

    這條路荒無人煙,寂靜非常,很快鳶也就聽到尉遲也傳出開門下車的聲音,她轉頭,就看到他一步步走來,臉色且陰且沉,透出一種非常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鳶也只恨自己今天身上沒帶刀也沒帶槍,論身手,她有自知之明,不是他的對手,后退幾步,轉身就跑。

    她一跑,身后的腳步就追上來,五六十米距離尉遲就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鳶也憋了一口氣,迅速踢腿,甩手,勾拳,曲起膝蓋頂撞,他親口夸過她練得不錯的以色列格斗術最合適近身攻擊,而尉遲側身,格擋,挾持,抱住她一起跳入池塘——

    。!

    鳶也整個人都懵了,極其快速的,大口大口腥澀的水從眼耳口鼻涌入,她瞬間失去一切行為能力,就看到無數的水泡在升空,以及縱橫交錯纏繞生長的水草。

    尉遲的手臂不知從哪里伸過來,將她的腰抱住,鳶也氣瘋了,雙手胡亂揮舞雙腿一直蹬,想要離他遠點。

    可猝不及防落水,她根本沒有做好準備,明明很小就學會游泳,這會兒甚至忘了水下不能呼吸,一口水嗆進鼻腔里,她眼淚隨之迸出,身體不受控地下沉,尉遲再次游過來,碎發在水中舞動遮住他的眼眸。

    他把她抱得很緊,鳶也捶打他的后背,尉遲根本不管她的掙扎和痛苦,隔著水簾重重吻住她!

    鳶也極為難受,四面八方的水,胡亂糾纏的草,還有他的力量,通通往她胸腔里灌,她推開他一點,又被他加大力道撞上來,后背是嶙峋的巨石,她被他壓在上面,是疼的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間,鳶也看到他眸子里不顧一切的瘋狂,就好像,就好像,拉著她一起淹死在這里也無所謂!

    畏懼死亡是人之本能,鳶也愈發想要逃離,雙手撲騰著,抓住了一簇水草砸向他,尉遲如魚得水般翻了個身避開,鳶也短暫雙唇得救,往上游幾下,又被他拽回,他雙手捧著她的臉,側著頭又咬上來。

    鳶也一直嗆水,眼淚和池水混在一起,大腦空白了好久好久,直至他終于舍不得,才帶著她游出水面。

    一出水,呼吸還沒順過來,鳶也抬起手就往他的臉上甩去一巴掌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