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357章 眼淚在她的掌心(加長)

第357章 眼淚在她的掌心(加長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要說鳶也完全不知道蘇星邑對她的心意,那是不可能的,但并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。

    準確點說,是最近才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過去十年,兩人只見過一次面,偶爾有信息和電話往來,聊的也是無傷大雅的近況,他又大她七歲,老成穩重,和她的大表哥一樣,在她成長過程中,充當了引路人的角色,會告訴她應該怎么做,不能怎么做,實在做不了就幫她做,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陳清婉早逝,姜宏達厭惡她,她在這種從小沒有父母教導的情況下沒有長歪,多虧了這兩位大家長。

    感情就是一種很順其自然的東西,不用特意去確定和強調,他就已經從恩人走到她親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知道有句話叫“男女之間沒有單純的友誼”,她一直不以為然,她和顧久就是純粹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她可以幫顧久擋住糾纏不休的前女友,也可以為了哄蘇星邑消消氣不遠千里送上親手做的兩道菜,他們都是她的親朋好友,他們對她好,她也對他們好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相識于微時,他又一直是“長輩”的角色,使得她自然而然地把他放在親人的位置,從來沒想過逾矩。

    所以在知道他在背后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之前,她根本沒有往男女之情的方向想,現在她剛剛顛覆十年來的認知,還沒有想好要怎么處理,他就說了這樣的話,鳶也心下更是亂做了一團。

    這段沉默至少持續十分鐘,鳶也才低聲說:“我現在不想這些!

    夕陽的最后一抹余溫消逝于天際,風里有青草甘苦的氣息。

    蘇星邑目光落在她的臉上,說起來鳶也也是一個混血兒,只是老教父本身有四分之一中國血統,和陳清婉生下的她,容貌幾乎看不出西方血統,那雙眼睛漂亮又通透,像浸在嶺南煙雨里的一彎淺月。

    他伸手將她飛到臉頰上的頭發別到耳后,指尖不小心碰到她微涼的臉頰,她下意識往后縮了一下,他像沒察覺到似的,淡淡道:“起風了,回去吧!

    這個話題無疾而終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結果,但鳶也并沒有把這件事當做不存在。

    她開始回避和蘇星邑的接觸,曾經她把他當做親人時可以做的事情,都不再做了,又因為回歸艾爾諾家,要接受HMVL董事會的考驗,她離開了羅德里格斯家,開始滿歐洲跑。

    有大半年的時間,她沒有跟蘇星邑聯系過,是忙,也是有意拉開關系。

    蘇星邑也沒有聯系她,他知道她原來把他放在什么位置,這層窗戶紙捅破后,需要一個過程讓她接受。

    從親人到情人。

    冷卻處理比緊追不舍要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次見面是在那一年圣誕節,蘇星邑剛忙完一個融資項目,十分疲累,剛想睡一會兒,就接到安莎的電話,聽她匆匆說了幾句話后,他當即就登上飛往巴黎的飛機。

    他以為把安莎和比伯留在她身邊,足夠保障她的安全,怎么都沒想到,最大的危險竟然是自己帶給自己。

    蘇星邑下飛機后就匆匆趕完醫院。

    當時鳶也穿著條紋病號服靠坐在床頭,眉頭微皺,明明吃不下,但還是努力進食,黑發遮住她小半邊臉,露出的鼻梁小巧又可憐,連那顆小痣的顏色都比以往淡去幾分。

    蘇星邑很少動怒,看她這個樣子,臉色實在是沒辦法好看。

    鳶也后知后覺抬起頭,看到他渾身冷肅站在門口,就有點心虛,摸了摸鼻子:“安莎都告訴你了?”

    蘇星邑走了進去,掃過輸液架,薄唇一抿,沉聲問:“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鳶也反倒覺得他夸張,不以為然地說:“我請了全法國最好的醫生,他們有九成九的把握!

    “剩下的零點一呢?”蘇星邑緊追不舍,就想問她做出這種決定,到底有沒有想過自己?

    “只是相差幾天而已,這個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計!兵S也語氣輕松是哄著他,態度堅決是非要做,誰都改變不了她的決定。

    蘇星邑沒有表情,轉身離開病房,去找她的醫生,將她的情況了解清楚,得到了不會有性命之憂的答復后,方才將心落下幾分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的性子,何況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,想反悔也來不及,終是道:“我陪著你!

    畢竟不是一個小手術,鳶也雖然堅定,但也不是不怕,他是她在異國他鄉唯一信得過的人,她也是需要信念支撐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,在門口等我!

    還好最后是有驚無險。

    之后鳶也和蘇星邑回到了蘇黎世,跟著他們回來的,還有一對雙胞胎,小十和小十二。

    有兩個孩子在,鳶也和蘇星邑的關系開始回暖,沒再像過去大半年那樣別扭和故意回避。

    在蘇黎世留了三個月后,鳶也又要離開了——她還得繼續完成HMVL董事會的考驗。

    孩子才幾個月大,沒辦法把他們帶在身邊,鳶也只能托付給蘇星邑,平時忙里抽空打視頻電話,一擠出時間就回去看孩子,她竭盡全力做好一個母親,但孩子一歲多會說話時,第一句話,是Papa。

    法語里,爸爸的意思。

    蘇星邑說不是他教的,但從第一句話之后,兩個孩子對他的稱呼就一直是Papa。

    “等他們再長大些,一定會問爸爸在哪里,反正你都是要編謊話,倒不如就用這個現成的!碧K星邑抱起小十二,嘴角一個輕緩的弧度,“他們就是羅德里格斯家的小少爺,和小小姐!

    確實,不可能告訴他們真相,與其編造謊話說“爸爸死了”,“爸爸出遠門了”,不如讓他們認為蘇星邑就是他們的爸爸,何況干爸也是Papa,不算謊言,孩子還能有一個健康的童年,兩全其美。

    鳶也采納提議。

    后來孩子長大了一些,蘇星邑就經常帶著他們到鳶也工作的地方,那么不愛出門的人,那兩年里最頻繁,連安娜都說,加起來的次數絕對大于蘇星邑過去三十幾年。

    是有些夸張的成分,不過多虧了他,鳶也才能經常見到孩子,孩子對她才沒有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兩年來,鳶也一顆心除了裝著孩子外,就只剩下一個執念,要到更高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只有到更高的地方,她才能回去幫過去的自己討一個公道。

    她遇到了很多困難,蘇星邑沒有再像那十年一樣幫助她,放任她自己去學,自己去做,就像他當初說過的一句話,她也要長大的,沒有人能庇護她一輩子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不是完全無情,偶爾也會提點她,她是個聰明的學生,一點即通,開心得不行,裝模作樣地作揖:“多謝老師指點,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!

    蘇星邑一笑,將一個小禮盒放在她面前:“獎勵你的!

    “你教我怎么處理問題,還送我禮物,我豈不是賺大發了?”鳶也笑著打開,看到了一個鑲嵌滿鉆石的發夾,很漂亮,還很眼熟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: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蘇星邑拿出來,夾在她的鬢側:“我總覺得你會喜歡這個,但一直沒有看你戴,想想可能是之前那個丟了,就又定制了一個!

    是的,這個和他當初送她生日禮物的那個,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鳶也抿唇,還是摘下來:“上次那個我就不好意思收,本就想托霍總還給你,怎么還能再收你一個?你還是拿回去吧!

    “小東西而已!碧K星邑第二次幫她戴上,輕描淡寫,“何況追女朋友,哪有不送禮物的?”

    鳶也立即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,咳得眼睛泛起水光,追女朋友……

    她萬萬沒想到,這四個字會從蘇先生口中說出來,真的……太違和了。

    而反觀蘇先生,淡然自若地很,眼底反而還浮現出了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    都是如上品翡翠那般玲瓏又通透的人,很多事情不用說得太明白,一個暗示,一個舉動,彼此心知肚明,就知道什么意思,太直白的話地說出來,傷的只有這十年的感情,何至于此?

    鳶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會不會有一段新戀情,但現在的她確實沒有那個心情,蘇星邑明白,所以他沒有窮追猛打,沒有步步緊逼,也沒有把喜歡掛在嘴邊,只是在一個最合適的時候,用最合適的語氣,將自己的心意拋出來,提醒她,我還在覬覦你。

    猶如謫仙一般,不染塵埃的蘇先生,也是有狡猾和腹黑的一面的。

    和過去十年里他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鳶也又不知道該怎么回話了,鴕鳥似的把自己重新躲回工作堆里。

    第三年,鳶也為了手里一個項目,帶隊前往挪威,去的時候就遇到了風雪,但聽當地合作伙伴說,大雪在挪威并不罕見,也就沒有太當回事兒。

    為了讓他們感受到原汁原味的當地風俗,合作伙伴沒有安排他們住酒店,而是住在雪山腳下的山莊里,也就在當晚,雪崩了。

    那是鳶也活了二十多年來見到最大的自然災害。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雪塊從山峰滾落下來,夾帶著勢不可擋的風暴吞噬萬物,如廣袖飄飄的上神在天際抖動衣擺,白雪蔽日,整片天地,看不到除了白色以外的任何色彩。

    大家甚至還沒來得及反應,風雪這只怪獸就已經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幾個山莊的居民一邊驚叫一邊逃命,然而再怎么跑,也跑不過來勢洶洶的雪暴,那就像海上突然間起了海嘯,人類的力量太過渺小,根本沒有辦法與之抗衡。

    鳶也自己開車,油門踩到最低,可致命威脅的感覺還是如影隨形,她匆匆從后視鏡看了一眼,下一秒就感覺整輛車都是一震。

    她被撞得眼前一黑,短暫失去意識,等她再次醒來,四周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她嘗試啟動車子,車子還能點火,但開不動。

    四周安靜得可怕,鳶也想打開車門下車,卻發現車門怎么都打不開,后知后覺的,她明白了,她是連人帶車,被雪埋住了。

    萬幸的是車子還能點火,雖然開不了,但可以運轉暖氣,她不至于被凍死或者悶死——只希望在汽油燒完之前,她能等到救援。

    她等了一天一夜,沒有人來救她,中間她嘗試了很多辦法都沒辦法離開車廂,也沒辦法聯系外界,這里根本沒有信號,這時候,汽油已經被燒到了紅色警告區域。

    再一天,沒有人來,她就真的要死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鳶也躺在后座,腦子混亂,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,過了會兒,就感覺車內溫度在上升,空氣越來越稀薄。

    汽油終于還是燒完了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過去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過去。

    三個小時……

    五個小時……

    鳶也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恍惚間,她好像聽到什么聲音,努力地抬起眼皮,渙散的眼睛看到黑夜里有一顆星。

    她動了動唇,視線慢慢聚焦,有人在清理她車門外厚厚的積雪,是有人來救她了嗎……

    她撐著身體起來,看著車門被從外面暴力拆卸,第一個出現在她面前的人,是蘇星邑。

    又是他啊。

    蘇星邑把她抱了出來,救護車還沒到,他用毛毯抱住她,放在腿上,喂她喝熱水。

    鳶也終于找回了一點活著的知覺。

    緊接著,她看到了蘇星邑的眼淚。

    在眼角,只有一顆。

    她渾身顫了一下,不知道是冷的還是什么,慢慢地伸手去碰,如果上面不是帶著能讓人整顆心都燒起來的熱度,她就以為是雪融化后的水珠。

    鳶也心緒跌宕起伏得十分厲害,她剛才看到的星星,究竟是夜空里的星,還是他這一顆淚珠?

    蘇星邑抓住她的手,眼神很復雜,像容納了宇宙萬物,有很多情緒,有很多心情,有很多話要說那般,可他最終喉嚨一滾,卻只一句:“沅也,我們試試吧!

    他握著她的手很緊很緊,那滴眼淚在她的掌心里,過往種種從她眼前浮光掠影而過,她脫口而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

    鳶也潸然淚下。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星邑輕輕撫摸著鳶也的臉頰,眼底浮了一層瀲滟光華。

    昏睡中的鳶也似有所感,慢慢睜開眼,發現她在醫院里。

    她第一時間注意到床邊坐著一個人,房間里光線昏暗,看不清楚容貌,不過從輪廓上她分辨得出他是誰,低聲喊:“蘇先生?”

    蘇星邑“嗯”了一聲:“感覺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還好!兵S也撐著床板想起來,身上沒什么力氣,手臂一軟,險些跌回床上,蘇星邑及時攬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他順勢將她按進自己的懷里,成了一個擁抱的姿勢。

    “沅也!

    鳶也聽到他喚她的名字:“怎么?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