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337章 是他的心理陰影

第337章 是他的心理陰影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蘇星邑將車鑰匙交給酒店的泊車小弟,一轉頭,恰好被路過的夜風撩起額前的碎發,不加遮掩的淺色眸子收納了完整的她:“你給我反對的機會嗎?”

    鳶也一想也是,她當天知道宋妙云懷孕,當天就把她推下樓,姜宏達當場就要把她抓去警察局,她匆匆逃出來,只用了兩個小時就決定好自己的下一步該怎么走,直接就去了尉公館,第二天就和尉遲領了結婚證。

    別說是遠在瑞士的蘇先生,就是青城陳家,都是等兩三天后,她打電話回去說了才知道這件事。

    她的閃婚,打了蘇先生和小表哥一個措手不及,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阻止,而后若想勸她離婚,就得給她一個合理的理由,他們不想把青城的事情告訴她,讓她再疼一次,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和尉遲有了兩年婚姻。

    兩人并肩走上臺階,進入大堂前的自動旋轉門,蘇星邑仿佛是有感而發:“若是知道后來會發生那么多事情,早在十三年前,我就該把你留在身邊!

    十三年前,就是他把她救下游輪的時候。

    鳶也莞爾,伸手按了電梯:“那時候你可沒有身份和立場留下我!

    電梯門很快打開,他伸手擋了一下,鳶也先走進去,他停在外面道:“我用了七千萬買下你,還沒有身份和立場!

    嗯,當年他給出了全場最高價才能把她帶走,創了卡里忒斯號航行以來,最高的幼童拍賣價。

    電梯外是明亮的白色燈光,電梯內是護眼的暖色燈光,兩人各立于一處,既涇渭分明又互相交融,像極了他們那十年來分隔兩地卻又從未斷過的聯系,鳶也帶笑看著他:“這是羅德里格斯家族的家主應該說的話?”

    蘇星邑只是一彎唇,走進了電梯,刷房卡按了他們所在的樓層。

    安娜和安莎已經準備好了晚餐,他們洗了手便落座,鳶也又記起一件事:“那天我大表哥提議,可以用私人飛機把小十和小十二接過來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蘇星邑抬起眸:“你要在晉城留很久?”

    “應該要一段時間吧!蔽具t沒有那么好對付。

    蘇星邑將牛排切開,餐刀與瓷盤相碰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他眉目沉靜,似在考慮,少頃道:“好,他們還小,確實不合適離開我們身邊太久!

    “那就等姜家別墅裝修好,再把他們接過來!兵S也端起紅酒,和他碰了一下,心情很好地說,“我還讓我大表哥幫他們起個大名!

    蘇星邑挑眉:“不再堅持叫小十、小十二了?”

    鳶也輕哼一聲,不理會他的故意取笑。

    “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名字和哪個姓連起來比較好聽吧,”鳶也有理有據,“你聽,叫沅小十就比叫姜小十、陳小十、蘇小十好聽吧?可見姓名這種東西是要搭配的!

    蘇星邑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吃完晚飯已經八點鐘,鳶也算著蘇黎世那邊的時間是下午兩點鐘,兩個孩子應該午睡醒了,便打了個電話過去,果然,莊園的傭人說他們在客廳玩積木,她便切成了視頻通話。

    “Maman!”

    兩個孩子擠在小小的電腦屏幕前,奶聲奶氣地喊。

    鳶也一下就笑了起來,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屏幕上,小十是哥哥,眨了眨眼,將整個手掌都貼在了屏幕上,小十二有樣學樣,胖乎乎的小手和哥哥疊在一起,仿佛這樣就和萬里之外的媽媽觸碰到了,咯咯傻樂起來。

    “Maman再過幾天就去把你們接過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十才兩歲出頭,說話還不那么利索,對她的話也是一知半解,不過還是莫名興奮,拍著手喊:“Papa!Papa!”

    Papa在法語里是爸爸的意思,鳶也知道他們是在找蘇先生,彎了彎唇:“Papa也在!

    然后妹妹就從旁邊撲倒了哥哥,兩個小屁孩就在地毯上玩起了摔跤,鳶也笑意溫柔。

    他們出生時身體很弱,七八個月大還不會自己翻身,好在慢慢養起來,要不然……她也會很愧疚。

    鳶也想到那時候的事情,笑意漸漸收斂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好像,一直都很對不起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聊了一個多小時,保姆要帶他們去吃東西了,鳶也依依不舍地結束了通話。

    “沅也小姐!卑采瞄T進來,要幫她整理東西,鳶也點了點頭,拿了換洗衣物進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她不喜歡泡澡,直接擰開了花灑沖洗身子,洗完時無意間低頭,發現地板上有些許血跡,最近是她的生理期,不過她忘記帶棉條進來,想著安莎在房間里,便隔著浴室門喊:“安莎!

    “安莎!

    套房就這么大,蘇星邑在客廳聽到她的喊聲,起身走了過去,房門沒有關,他問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鳶也一頓:“安莎不在嗎?”

    “剛出去了!碧K星邑猜著她這時候喊安莎的原因,“落了衣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鳶也只能回,“不是。沒什么。你去忙你的!

    外面短暫的安靜后,落在玻璃門上的影子才終于離開。

    鳶也等他走后才出來,匆匆從柜子里拿了棉條,再進浴室換上。

    眼下這件事,再加上剛才在電梯口蘇先生說的話,鳶也倒是想起十三年前一件很讓人哭笑不得的糗事。

    蘇先生幫她買過衛生巾。

    那是晚上,安娜不知道出去辦什么事,只有他們兩個人在家里,她突然發現自己生理期到了,坐立不安,想出去買衛生巾又沒有錢,也不知道哪里有賣,更重要的是她還不敢出去,生生把自己給逼哭了。

    蘇先生以為她跟之前一樣,想起游輪上的事,習慣地抱起她哄:“沒事了,壞人都被抓了!

    他把她放在自己腿上,當時他穿的是灰色的家居服……面面相覷后,他頭疼地扭開頭,而她哭得更凄慘。

    最后他只能換衣服出門,去幫她買必用品,買了兩包,日用和夜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當時是怎么跟店員溝通的……

    現在回想起來,鳶也都覺得哭笑不得,她簡直是蘇先生二十二歲的心理陰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鳶也開車,去了一趟尉公館。

    那會兒門衛不在,她先去按了門鈴,門鈴旁邊是指紋鎖的識別器,她想都沒想,順手把手指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門就打開了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