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308章 我總得成全你啊

第308章 我總得成全你啊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完成三方合作簽約的當天,尉氏、爾東便聯合召開記者會,同時在微博上發布聲明,大致是說,之前和HMVL有合同上的誤會,才有了侵權的傳言,現在已經協商解決好了,由尉氏與爾東合作成立的馳騁有限公司,又加入了姜氏集團這位伙伴,“馳騁”未來還有無限精彩,誠邀大家和我們一起見證。

    消息傳出,吃瓜群眾什么想法暫且不說,圈內人大多都覺得不意外。

    畢竟這件事本來就兩個解決辦法,一是撕破臉皮上法庭,二是庭外和解——尉氏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百年老字號的招牌變成一地雞毛,所以一定會不遺余力地尋求和解,現在的結果在意料之內。

    但問題是,姜氏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姜氏不是尉氏旗下的子公司嗎?

    怎么會代表HMVL和尉氏簽約?

    這個問題,尉氏在另一個聲明里也給出了答復——

    網傳尉氏總裁發妻姜鳶也“死而復生”,純屬子虛烏有,沅也小姐確實和故人相貌有幾分相似,這是巧合,也是緣分,她們并不是同一個人,沅也小姐自幼在法國長大,此前并不認識尉總和尉太太。

    不過因為這個緣分,沅也小姐與尉氏總裁商議后決定,購入尉氏手里所有姜氏股份,將姜氏收入HMVL,由姜氏代表HMVL與尉氏、爾東合作開發四大港口,若姜鳶也女士在天有靈,也一定會感到十分欣慰,可以見證歐亞繁榮……

    簡而言之,不是一個人,但確實長得很像,為此,沅也決定買下鳶也的娘家,用來和鳶也的夫家與外祖家合作,親上加親,利上加利……這個操作也是閃瞎了不少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晚些時候,鳶也通過權威媒體,也肯定了尉氏和爾東的聲明。

    于是籠罩在網友頭上將近一周的“詐尸”迷案,官方層面上就宣布已經破解,剩下的質疑也好,揣測也好,都不再重要了,說到底鳶也不是明星,哪怕現在有熱度,也不會持續很久,早晚會沉沒在網絡海洋里。

    哪怕是離鳶也他們最近的圈內人,現在更加關心的也并非她是不是“死而復生”的鳶也,而是港口的合作。

    早在游輪上,尉遲宣布要和爾東一起投資成立馳騁有限公司來運營四大港口時,就引起了嘩然,因為那真是不可計量的利益,之前尉氏態度堅定,只和爾東合作,他們想加入分一杯羹都沒有辦法,現在合作的主導者是HMVL,他們就想從鳶也身上下手,讓鳶也松口他們入股。

    所以在鳶也邀請他們來射箭的時候,他們非但都趕著來了,甚至有些沒有被邀請的,也求著認識的人帶他一起,可以說,鳶也現在在他們眼里,就是一個大金主。

    鳶也抬起一把復合弓,瞄準靶心,幾秒鐘后松開手,羽箭立即飛出,上了靶,但沒有中靶心,她有些遺憾,大概是太久沒有練了,生疏了。

    但一起來玩的老總們,卻一個勁兒地奉承:“沒想到沅總商務談判是一把好手,射箭也堪比職業水準!

    “早就聽說老教父無所不能,沅總的射箭肯定也是老教父手把手教的!”

    鳶也淡淡一笑:“為數不多的愛好而已!

    馬上又是一片夸獎聲,其中有個人說:“沅總日理萬機,還能把愛好做到這么極致,很讓人佩服!

    鳶也聞聲看了過去,是尉深,再去看他的靶子,也中了好幾支箭,這在這些只會喝酒玩牌的老總里,算是很出類拔萃了,她道:“魏總監也不遑多讓!

    尉深笑說:“還是沅總厲害!

    他三十五歲出頭,相貌英俊,加上天生一副笑相,雖然是在奉承,但尺度恰好,不會讓人感覺諂媚,也不會覺得虛假,鳶也勾唇:“魏總監,我們來比一場!

    “好啊!蔽旧钚廊粦。

    尉遲就是這個時候來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臘月里難得的好天氣,非常合適室外運動,射箭場在一片望不見盡頭的草地上,被一群男男女女圍在中間的女人,彎弓搭箭,姿勢標準,將手臂和肩膀拉在一條直線上,目光清銳地盯住了50米外的靶子。

    尉遲三年前看過她射箭,在西園,她為了不讓他和霍衍再爭論下去,故意裝作不會射箭,騙他們兩個男人上當,然后就秀了一手能碾壓他們的射箭技術。(056)

    那時候想起的是英姿颯爽這個詞,現在想起的是進退從容。

    鳶也手指一松,羽箭離弦,哆的一聲中了靶心,老總們又要夸了,不過在這之前,尉遲先出聲打斷:“我說這邊怎么這么熱鬧,原來是沅也小姐在這里!

    鳶也眸子輕輕一轉:“尉總也來射箭?”

    “周末運動!蔽具t溫聲,“不過還好來了,不然也不能巧遇沅也小姐!

    他并沒有端著架子,對其他老總也頷首致意,老總們紛紛回禮:“尉總!

    “尉總,下午好!

    有個和尉遲打過交道的老總,半是玩笑半是認真地說:“尉總,沅總都和你們尉氏合作了,你想見沅總還不容易?今天就暫時把她‘讓’給我們吧,我們也有很多事情想和沅總聊!

    尉遲穿了一身白色的皮質射箭服,略為修身,將他比例優越的身形完美呈現,陽光下俊朗而優雅,聲音輕輕:“那可不行,我舍不得!

    舍不得三個字從他唇齒間咬出,平白就多幾分意味。

    鳶也從箭筒里又抽出一支箭,在手上掂了掂,嘴角噙了笑。

    她到晉城后,每天都能收到各位老總的拜帖,都想跟她吃飯、見面,這次三方合作的消息傳出,打到安莎手機上的電話更是多不勝數,她嫌煩,今天閑著沒事,索性把人都約出來,一次性見完了事。

    沒想到尉遲也來了。

    她眸底流轉過一抹暗光,隨后那笑就加深了許多,將箭直接插入草地里。

    另一位老總說:“哎,尉總真小氣,都把手下派來跟著了,還要親自來,真擔心我們會把沅總給挖走不成?”

    尉遲清淡的目光這才轉向另一個人:“魏副總監也在!

    尉深在尉氏對自己的姓氏,都稱是“魏”,他說:“之前尉氏和沅也小姐有些誤會,雖然已經澄清了,但還是有很多網友不相信,所以我想著再進一步維護尉氏的形象,和沅也小姐商量商量該怎么做!

    尉遲拿了一把和鳶也一樣的復合弓,垂著眸調整箭弦,黎雪道:“任何事情一旦有了爭議,哪怕辟謠了,也還是會有一部分人不相信,所以無須在意,尉氏已經發出了聲明,該回應的都已經回應,再繼續窮追猛打,反而顯得我們心虛!

    鳶也彎唇:“不愧是尉總的秘書,處事頭頭是道!

    尉深領教:“確實還是黎秘書厲害,以后還請黎秘書不吝賜教!

    “既然是來玩的,就不要聊工作了!蔽具t站到了鳶也身邊,低頭問她,“你說呢?沅也小姐!

    “我們都是勞碌命,哪有真的能完全休息的時候?一邊玩一邊工作,就等于是放假了!兵S也拉弓如滿弦,瞇起一只眼睛,“說起聊玩和工作結為一體,我見過最有趣的方式還是在羅馬!

    其他老總問:“是嗎?他們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大家湊在一起,在斗獸場開一個臺子,野獸和野獸角斗,或者人和人角斗,最刺激的是人和獸角斗,誰贏了聽誰的,簡單又直接,我在羅馬工作時間不長,不過有幸參與過一次!

    手指一松,箭如破空的閃電,咄的一聲中了靶心,靶子顫動不止,她勾起嘴角,曼聲說:“真叫人回味無窮!

    羅馬早已禁止斗獸,但不過有明面上的規矩,就有暗地里的勾當,在光明照不到的地方,血腥的資本家們該怎么玩還是怎么玩,只是通過這種方式決定出的勝負,絕對不會是簡單的幾個生意買賣,那么鳶也又是怎么知道這種“游戲”?

    尉遲暗了雙眸:“你跟他們玩角斗?”

    鳶也低聲一笑:“尉總說笑了,就我這個肩不能挑都不能提的樣子,怎么跟他們角斗?我只是旁觀而已,不過確實長了很大一個見識!

    能旁觀,就代表她很得那些人信任。

    尉遲冷肅下了一張俊臉,下顎繃得很緊,線條利落,隱隱慍怒,她那三年到底在做什么?跟什么人來往?

    其他老總揣摩著他們的對話,有些沒明白內涵,有些回過味兒來,對鳶也更多了敬畏,不愧是艾爾諾家的家主,真的是黑白兩道都有涉獵……

    尉深自然笑道:“羅馬人斗獸的愛好延續了數千年,早就生長在他們血液里,我有時候也覺得這樣簡單直接的方式很不錯,少了彎彎繞繞,只靠本事說話!

    尉遲冷冷:“靠蠻力解決問題,那是公元前的人!

    “偶爾返璞歸真也不錯,”仿佛是來了興趣,鳶也轉身對大家說,“剛好我們今天人多,要不就用這種原始方式玩玩?圖個樂!

    有位女老總緊張了:“角斗?”

    “來射箭場當然是玩射箭!兵S也隨手從箭筒里抓了幾支箭,利落地去掉箭頭,只剩下一根還帶著箭頭,然后抬起眉,“大家覺得怎么樣?見血即止!

    這個意思是,每人幾支沒有箭頭的箭,一支帶有箭頭的箭,互相射,被射中,就算輸,游戲一直持續到有人中了真箭為止。

    ……這,沒箭頭的來玩玩就算了,要是被有箭頭的射中怎么辦?見血,見血,這可不是能鬧著玩的啊……

    尉深贊同:“我覺得不錯!

    其他老總可不這么覺得,他們就是來抱大腿的,沒打算把命搭上,干笑兩聲,紛紛找了借口告辭。

    鳶也如愿以償清靜了,不過她也不全是為了嚇走他們,到最后射箭場上就剩下他們三個人時,她問了尉遲:“尉總要不要玩?”

    尉遲垂眸看著她手里的箭,三支沒有箭頭,擁簇著中間那支閃著銳光的羽箭,眼皮一斂,道:“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游戲就這么開始,加上黎雪和安莎一共五個人,每人三支沒有箭頭的箭,一支帶著箭頭的箭,收在箭筒里背在身上,隨機抽取。

    射箭場很大,但沒有掩體,只能通過快速的奔跑和滾草地來躲開別人射來的箭,然后再找機會回擊,尉深開局就被尉遲用一支沒有箭頭的箭射“死”,同時鳶也亦送了黎雪一箭,讓她和尉深一起出局。

    鳶也看到了樹后一片衣角,知道那是安莎,這個游戲沒有分派別,每個人都是獨立玩家,她隨手從箭筒了抽出一支箭,瞄準了,忽然喊:“安莎!”

    安莎下意識探出半個身,結果肩膀就被羽箭射中,箭掉落在地上,她只好認輸,剛要離開射箭場,就發現鳶也被人瞄準了,下意識喊:“沅也小姐小心!”

    場上還剩下誰,鳶也知道,猛一轉身,就看到了二十米外的尉遲,他瞄準了她,用沒有箭頭的箭。

    “所以說這個游戲還是人多來玩比較有趣,才一會兒就要結束了,”鳶也笑著,她的箭筒里還剩下兩支箭,她拿了一支,又松開手,轉而拿了另一支。

    “現在要怎么辦?看誰射箭速度快嗎?”

    說著她也對他拉開了箭,她的箭,卻是帶著箭頭。

    尉遲眸色深暗。

    她挑起眉:“我隨手抽的,竟然抽到了這支,真不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幼安的飛機剛落地,時隔幾年,她再回到晉城,還是尉遲親自把她調回來。

    她心里克制不住喜悅,得知尉遲去了射箭場,以為他是去玩兒,就連酒店都沒有去,直接讓司機把她也送過去。

    她拉著行李箱走在石板路上,遠遠看到尉遲的身影,剛想喊人,就看到對面的鳶也后,她笑容一僵,再看到鳶也手上的東西后,更是睜大了眼睛,失聲大喊:“尉遲!”

    “姜鳶也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鳶也唇邊笑意淡淡,與男人對視著,莫名的,想起了三年前那個雨天,她也曾持槍瞄準過他,可惜,他當時在車上,車還是防彈的。(235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雪被尉深擋住,沒能第一時間發現他們那邊的狀況,現在才看到鳶也瞄準尉遲的箭是有箭頭的。

    雖然游戲規則如此,但以鳶也現在對尉遲的仇恨,她絕對不會手下留情!

    她當下就轉頭沖過來:“尉總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尉總,我不接受認輸的!兵S也輕聲。

    尉遲舉著的箭也沒有放下:“看是誰快!

    鳶也的眼睛盯著自己的箭頭,再從箭頭落在尉遲臉上,無形間有許多記憶紛飛掠過,凝定了太久的眸子開始變得冰涼,李幼安和黎雪沖過來阻攔,尉遲就有要射箭的動作,而先他一瞬的是鳶也倏地松開的手指——

    “尉總!”

    “尉遲!”

    伴隨著兩聲女人的驚叫,那一箭撕開層層阻隔,在尉遲的眼睛里飛速逼近,不知道是不想躲還是覺得躲不了,他原本擺好要射箭的雙手也垂落身側,像一個靶子一樣立在原地不動一下。

    二十米的距離根本不算什么,甚至不夠這支箭發揮,極近的距離它蘊含有更大的力量,在一個眨眼里就以勢不可擋的姿態直接破開肉體入骨七分,尉遲整個人猛地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血滴在草地上毫無回聲,但足夠讓其他人聲嘶力竭,黎雪撲上來扶住尉遲:“尉總!”

    李幼安怔怔地看著那支箭入了尉遲的腹部,血如打開的閥門飛快溢出,在白色的衣服上分外顯眼,她整個腦袋嗡嗡地響,突然就轉頭撲向姜鳶也:“你瘋了嗎?!這是尉遲。!”

    安莎先行一步擋在鳶也面前攔住了瘋狂的李幼安,相比于她的張牙舞爪,冷靜的是鳶也,她慢慢放下弓。

    手剛才拉了太久的弦,指腹上留有深深的凹痕,還在不受控制地輕輕顫抖,她又將手指收緊成拳。

    尉遲捂著腹部,低頭看了一下,再去看鳶也,輕輕扯了一下嘴角好似在笑:“同一個位置!

    和當年在巴塞爾,她突然給他的那一刀,是同一個位置。(185)

    “尉總就是尉總,這么遵守游戲規則,不過說到底只是一個游戲而已,那么較真做什么?你大可以躲!

    此情此景下鳶也再說出這種無關痛癢的話,無疑是火上澆油,李幼安怎么能忍得住,她拼了命要睜開安莎控制:“姜鳶也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躲?”尉遲的臉色瞬間慘白如紙,明明是深冬季節,他的額頭上卻出了一排細細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雙唇也漸漸失去顏色,唯獨一雙眼睛黑著:“這一箭,你想給我那么久了,我總得成全你!

    他也還記得三年前她對著他開出的那一槍的。

    鳶也臉上的笑不知何時徹底消失,迎上他的目光對視,淡得認不出是什么的情緒,更接近無動于衷的冷漠,黎雪的臉色看起來比尉遲還要白,揚聲喊道:“來人!快來人!備車!去醫院!”

    射箭場的工作人員早就傻眼了,被她一喊才回神,馬上抬來擔架。

    尉遲被抬起來,經過鳶也身邊的時候,想要去牽她的手,然而沒了力氣,碰到之后還是滑落了。

    唇間推出幾個字。

    “消消氣吧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