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273章 突如其來的道歉

第273章 突如其來的道歉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獨屬于那個男人的氣息鋪天蓋籠罩下來,鳶也腦海閃過許多原本以為已經覆上塵埃,其實每一幕都清晰恍若昨日的記憶。

    她眸底陡峭,身體反應更快,猛一甩頭也不顧會不會傷到自己,直接將自己的唇從他齒間掙開,又在他想要將她按在墻上時反守為攻,就著被他抓住的那只手猛地用力一拽,看似是把他拉到自己身上,其實是借力打力,在他的身體壓下來時迅速翻身,顛倒位置,反將他按在墻上。

    雖然沒想到她的反應會這么快,但被按住的人也沒有就此作罷,大開的窗戶傳進來海浪聲一波接著一波,像極了誰的心情誰的思緒,他單手摟住她的腰,手臂一收她就撞上他的胸膛,他即刻低頭再次尋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鳶也馬上將頭別向一邊,同時膝蓋一下曲起意圖撞開彼此的距離,只是別忘記禁錮和強迫是他的內行,他看都不用看便抬起腿擋住她這反抗的一擊,鼻尖從她脖頸流暢的曲線劃過,又嗅到她身上淡淡的梔子花香。

    他喉結滾動,低垂著的眼皮還可以窺見一線眸光,里頭是深深幽幽的暗色,另一只手直接扣住她的后腦,讓她再沒有躲避的余地,于是兩人的呼吸就混亂地交融在一起,只差那一厘米的距離便會緊貼變成一個吻。

    鳶也嘴唇抿緊,手肘迅疾地撞向他的胸口!

    這一記落勢兇狠含著滿滿的報復,就在胸腔中部偏左下方,橫膈之上兩肺之間,他猝不及防受這一下,痛感直竄進五臟六腑,他連悶哼一聲都沒有,平時稱得上溫文爾雅的人這會兒狠極了,非要不可地攫奪她的唇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,一種冰涼冷硬的觸感就抵住了他的下顎。

    他的動作頓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們這一番你來我往只在幾個眨眼之間,這一會兒停下,連空氣都仿佛凝滯住了。

    鳶也手里是一把小巧的槍,稍一用力他就被迫抬起下巴,槍已經上膛,危險迅速沖散方才糾纏的旖旎。

    她面色如雪如霜:“第三次,尉總裁!

    他招呼不打就強行抓住她,這已經是第三次。

    尉遲面上沒有任何情緒變動,更別說是懼色,只是這樣看著她,從她細長的雙眉到她上揚的眼尾,著重在她鼻梁上的小痣流連許久,聲音從喉嚨深處滾出一般:“鳶也!

    這是重逢以來,他第二次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“所以你承認你是姜鳶也”,比起呼喊,質問意味更多。

    這句“鳶也”,將三年前和三年后串聯起來,鳶也戴著的面具悉數褪去,連嘴角一貫的淺弧都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,尉遲也從這兩個字里想起了很多,低下頭仿佛是要與她額頭相抵:“很久沒有喚過你的名字,上一次是在碼頭,我追著你喊了很多聲,你還是一直跑,沒有停下,像是沒有聽見!比缓罂v身跳下。(237)

    ……鳶也、鳶鳶、姜小姐、尉太太、少夫人、嫂子、弟妹這些獨屬于她的稱呼,隨著她那一跳,一起淹沒在滾滾江水里。

    他語調低低的:“當年,他是打撈到了你,還是在橋下接住了你?”

    鳶也厭惡地避開碰觸,復而轉回來看他,沒興趣跟他抒情什么追啊跑啊,但由此延伸出的另一件事倒是可以說說:“既然提到三年前,我就順便跟尉總借一個人——莊舒,莊老師!

    “我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查清楚,原來我出逃尉公館,是她跟蘭道夫人通風報信,沅家的車隊才會來得這么及時,沒有她就沒有現在的我,這么大個人情,我一直很想當面道謝!

    “只是考慮到她現在和尉總的特殊關系,想著還是跟尉總打個招呼比較好!兵S也唇邊噙著笑,細看有譏有誚,“當然,要是尉總不舍得借,那就算了,反正我已經回來,晉城就這么大,我們早晚會有‘偶遇’的時候,到時候再聊也不遲!

    尉遲頓住。

    等了一會兒,沒等到他說話,鳶也滿意地點點頭——不錯,尉總好歹沒給她來一句“不是莊舒”,或者,“我不知道是莊舒”,還不算太丟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——以尉遲的頭腦和心思,在沅家車隊出現的一刻,就該意識到是有人走漏她還活著,而且出逃的消息給沅家,那么事后又怎么會不去調查泄密的人是誰?去查了又怎么會查不出來是莊舒?(236)

    他現在聽了她的話,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,也沒有任何否認的話,就相當于是默認了他知道就是莊舒。

    但根據她的調查,莊舒這三年來,依舊是尉公館和老宅的座上賓,依舊是阿庭的老師,依舊陪在他身邊,是他參加各種宴會的固定女伴。

    依舊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尉遲果然避而不談莊舒,反問:“你要回晉城?”

    鳶也槍口下移按住他的咽喉,人的身體最脆弱的部位對上了最危險的物品,慢聲說:“晉城有我那么多回憶,我哪里舍得拋下!

    舍得二字,被她咬出了別的意味。

    尉遲聽得出言下之意,眼眸變得幽深,如圣哥達基線隧道望不見盡頭,同時收緊了在她腰上的手。

    鳶也眉心一峭,將槍往上一頂,用冰涼的表情對上他突然間變換多端的臉色,這大約是尉總有生以來情緒外露最明顯的一次,她看到了類似無奈,沉重,甚至是懊惱的痕跡……這是,換一個套路了?

    自助餐廳里敷衍的謊話哄不了她,終于開始走心,先立上一個深情人設,讓她覺得當年他的所作所為都是有苦衷,繼而重新相信他的花言巧語,放棄沅家家主身份?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尉總為了讓他的合作伙伴得利,還真是煞費苦心。

    也是,他還要靠蘭道夫人幫他開辟歐洲市場,若是沅家和HMVL落入她的手里,他不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?

    否則他也不會前一句警告艾爾諾家不是她玩弄得了,后一句貶低她沒有能力掌控艾爾諾家,只是尉總啊,未免太著急了吧,這才第二天,他就這么按耐不住。

    看穿了他的把戲,鳶也忍不住冷笑,再無法忍受下他的氣息:“尉總,你的行為對我已經構成猥褻,請放開,不然你還能收到第三份律師函!

    遽然聽見一句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!

    槍口下的喉嚨震動,是他突如其來的道歉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