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252章 蘇星邑是個騙子(大修)

第252章 蘇星邑是個騙子(大修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寺廟一般都是早晨人多,李希夫人不想讓太多人看到自己,便選了一個午后的時間,再次來到寺廟。

    二十年來,她每年都是這個時候親自到廷布,為Bright請德高望重的喇嘛誦經超度,昨天她來寺廟,就是為了跟喇嘛確認今日誦經儀式。

    她還是一身黑衣,小喇嘛把她帶到長生殿,雙手合十說:“夫人請稍等,師父馬上就過來!

    李希夫人頷首,喇嘛便下去做事,獨留她一人在殿內。

    殿內幾百盞燈燒的都是佛油,空氣里有淡淡的香味,李希夫人走到Bright的長明燈前,看黃豆大的火焰跳躍在燈芯上,幾近透明的淺橙色,又隱隱泛著藍。

    她思緒有些飄遠,想起了很多往事,直到有人進入長生殿發出動靜方才回神。

    李希夫人以為是誦經的師父來了,平復了一下情緒,轉身正要問候,卻見來者是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她拿了香在油燈前點燃,背對著她,看穿著年齡應該不大。

    難怪連香都拿錯。

    李希夫人提醒:“就算在這里供有多盞燈,也只需點三根香就足夠!

    她拿了六根香。

    女人聲音里有娓娓的笑意:“我知道,另外三根是替夫人點的!

    李希夫人微微一愣,女人已經點好了香,手掌一扇,將火焰滅去,只剩下淡淡的煙霧升空,然后回頭對她微笑:“李希夫人!

    她絲毫沒有遮掩容貌,李希夫人一下子就認出來,臉色驟變: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“看來夫人認得我!睂Ρ人捏@愕,鳶也淡定極了,將多出的三根香遞給她。

    她……她居然還沒死!

    李希夫人臉色飛快變換,非但沒死,還出現在這里!

    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,李希夫人二話不說就要走,門外安娜和比伯同時露面,擋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她認出了安娜這個總跟在蘇星邑身邊的秘書,頓時明白:“羅德里格斯家!

    是羅德里格斯家救了她!

    鳶也在她身后悠悠提醒:“夫人,上香吧,再燒下去,香就要過半了!

    到底是看多了大場面的人,李希夫人只在突然看到已經死去的人,又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第一時間,有些許驚訝和慌亂,這會兒已經恢復冷靜,回過頭仔仔細細看著這個傳聞中的私生女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命大,三番四次死里逃生!

    鳶也仿佛沒聽出她語氣里的不客氣:“論起來,我應該喚夫人一聲姑姑!

    李希夫人冷笑:“艾爾諾家什么時候有你這個女兒?”

    “姑姑知道有我這個女兒就好!兵S也笑得愈發和善。

    李希夫人看她這般故作姿態,再看向門外的安娜和比伯,不耐煩跟她玩什么迂回:“你能找到我在這里,還不避諱地露面,看來是有話要跟我說?”

    她看起來有點急躁,和傳聞中那個可以執掌HMVL的女強人不太一樣,鳶也猜,是因為她擔心自己的秘密已經被她發現的緣故。

    鳶也柔聲:“是有一件事想和姑姑商量!

    “商量什么?要我配合你與羅德里格斯家,謀奪我們艾爾諾家的財產?”她短促地笑了兩聲,“你不會真的以為,我是一個人來的不丹?你信不信,我能讓你這條一而再,再而三茍存下來的命,今天就葬在廷布!”

    安娜眉心一怒,就要進門,鳶也卻是微微蹙眉,故作苦惱:“姑姑,在弟弟面前,我們就不要唇槍舌戰了吧?”

    緊接著安娜就看到,李希夫人的臉色在聽完鳶也說出這句話后,掠過一絲很明顯的慌亂,想了想,收回了腳步。

    鳶也也看到了,雖然她很快就隱藏起來,但那一瞬間的反應,已經足夠證實她的猜測是對的。

    那個叫Bright的孩子,果然是她的親生子,她和……的親生子。

    傳說中終身未嫁,全心全意輔佐老教父打造HMVL商業帝國的李希夫人啊,果然是兄妹情深。

    情深兩個字在心里被她品出了諷刺的意味,鳶也面上笑容不改,再次將那三根香送到李希夫人的面前:“姑姑真的不上香嗎?”

    香已經燃燒過半,落了煙灰在鳶也白皙的手指上,李希夫人定定地看著,終是抿了一下唇,從她手里接過香,走到蒲團上跪下。

    鳶也跪在她身邊,沒有禱告,只是看著香慢慢化為煙霧,語氣輕曼:“怕被人知道他的存在,不惜把他的長明燈放在這偏僻到荒蕪的廷布,覺得他生來罪孽,二十年來每年都要在他的忌日辦一場誦經儀式超度,姑姑如此誠意,一定能打動佛祖和菩薩,讓弟弟早日投胎轉世!

    李希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氣:“你還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鳶也笑了笑:“我還知道什么,取決于姑姑能給我多少說話的時間!

    李希夫人加重力道加重,險些控制不住將香煙折斷:“你的人守在外面,我想走也走不了,還不是你想說什么就說!”

    鳶也想了想,笑了:“說的也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長生殿的門關閉,除了里面兩個女人,哪怕是安娜和比伯都不知道她們聊了什么?

    大約四十分鐘后,門從里面敲響,比伯馬上把門打開。

    先出來的是鳶也,臉色如常,落后一步的李希夫人也沒流露出什么特別的神情,只是臨走前,語氣有些微妙的復雜問了鳶也一句:“你的身體,沒有事?”

    鳶也挑眉,這是關心她?她們剛才的對話可沒有那么愉快。

    不過表面功夫她最擅長做,微笑回道:“傷好得差不多了,多謝姑姑關心!

    李希夫人又看了鳶也一眼,不發一言,越過她,先一步離開寺廟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背影遠去后,安娜才問:“小姐,李希夫人答應跟您合作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沒有點頭,給她考慮的時間吧,不過她不會把我還活著的事情說出去!币驗樗掷镆灿兴陌驯。

    鳶也看著腳下的臺階,想起那件事,忍不住哂笑一下。

    難怪外界提起私下的艾爾諾家,會用到“骯臟”這個詞。(124章)

    李希夫人和老教父是親兄妹,卻有一個叫Bright的孩子,這種“玩法”,確實別出心裁。

    Bright,明亮的意思。

    曄,也是明亮的意思。

    鳶也是從自己的名字想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艾爾諾家很喜歡用相近的字眼來表達兩者之間的關系,她想到Bright的意思,就聯想起老教父的“曄”,繼而想到,蘇先生曾給她一份艾爾諾家的資料,里面寫著老教父和李希夫人感情十分深厚,從小到大形影不離,最后想到李希夫人鬼鬼祟祟來到廷布祭拜Bright……

    三者聯系在一起,她得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就試探了一下李希夫人,還真就被她猜中了。

    她有李希夫人這個把柄在手,勝算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得告訴蘇先生這個好消息。

    !

    蘇先生!

    鳶也連忙拿出手機看時間。

    不丹比瑞士快四個小時,他們這會兒是下午兩點,瑞士大概是十一點,蘇先生的手術是十二點,還好還好,來得及在他進手術室前再通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鳶也馬上要把電話打過去,不想安娜的手機先一步響起,一看正是羅德里格斯莊園的來電。

    鳶也眉心一跳,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,直接從安娜受傷奪過手機。

    一句“喂”都沒來得及說出,那邊的人便急急說:“安娜!快帶小姐回來!先生術中大出血,醫生說情況危急,讓家屬做好準備,萬一……可以見最后一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星邑是個騙子。

    騙她說手術是在下周一。

    騙她說手術是十二點。

    騙她說會順順利利。

    結果全都是假的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