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246章 他到底為什么呢

第246章 他到底為什么呢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蘇星邑很快被送到六樓的一間房里,剛被離開的Tracy醫生又被請回來,幾個傭人也被叫進去幫忙。

    傭人想把門關上,鳶也一下擋住,又急又怒:“都這樣了為什么還不送醫院?”

    “小姐放心,我們有經驗,處理得好的!眰蛉舜掖艺f完,強行把門關上,內里的動靜再沒有傳出來。

    鳶也定定地看著面前這扇門,腦海里盤旋著傭人說的話——有經驗?這種事情也能有經驗?

    但轉念想到他們為數不多的幾次通話,每次都能聽到他在咳嗽,可見他的病確實已經很久。

    而她從來不知道。

    鳶也艱澀地問:“他經常這樣?”

    安娜低聲回道:“沒有經常!

    所以還是有過幾次?

    鳶也深深吸了一口氣,轉身直接對她伸出手:“他的檢查報告是不是在你那里?給我看看!

    “小姐,您別為難我!睕]有先生的同意,她怎么敢給她?

    但是鳶也的態度強硬至極:“給我看,或者你直接跟我說實話,總之我今天一定要知道他這個病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她半步不讓,目光緊逼,安娜左右猶豫——她不能說的,先生下過命令,這件事不能讓鳶也小姐知道……可是他已經到了不得不治療的地步,也許告訴了小姐,小姐幫忙勸說,他會聽呢?

    安娜一咬牙,說了:“先生少年時受過一次傷……比較嚴重,感染了肺部,后來就留下了咳嗽的病癥,天氣一變化時就會發作!

    “原本吃藥就可以控制住,但前段時間先生親自進入巴塞爾森林,在火場里尋找-小姐您的‘遺體’,呆的時間太長,呼吸了大量有害氣體,再加上以為您真的去世了,悲痛過度下癥狀加劇,前幾天去醫院拍了CT,肺部感染的部位已經擴散!

    鳶也晃了下神,果然是舊疾,她問過他兩三次,他還總是否認,她閉了一下眼睛再問:“是他胸口那個刀傷?”

    安娜一愣:“小姐有看到?”

    鳶也沒有應答,安娜嘆了口氣:“確實是那個傷!

    “輸液是不是也有什么意思?”今天看他們幾個在書房打啞謎,她就想問了。

    安娜說:“那是一種特效藥,雖然可以很快抑制住病癥,但您也懂的,越霸道的藥效,就意味著對身體的傷害越大,以前先生只有在快撐不住的時候才會用!

    這次被她看到,讓她擔心了,他也想盡快好起來,所以選擇了輸液。

    可能就是因為身體扛不住藥效,他才會昏倒,鳶也慢慢攥緊了手指。

    “不是每次輸液都有用,同一種藥吃太多次產生了抗體就沒有用了,先生最近兩次輸液的效果都不如從前!卑材妊a充地說。

    鳶也抬眸:“根治不了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做手術!卑材鹊,“四年前醫生建議先生切除一半的肺,那樣一來他身體就會健康很多,但考慮到術后需要很長時間的臥床療養,先生覺得不方便就拒絕了!

    鳶也登時氣惱:“有什么不方便?羅德里格斯家族不是很太平嗎?他手里不是有很多厲害的人嗎?就是空出一年半載調理身體又有什么大礙?你怎么也不幫忙勸勸?”

    何況這些身外之物哪里有自己的身體更重要?

    安娜這次沒有說話,只是幽幽地回看著著她,那眼神別具深意,像是把她的問句又拋了回去——你覺得為什么不方便?

    鳶也并非不聰明的人,被她那樣看著,一頓而住,想到了時間點,四年前……

    是她和尉遲糾纏那一年,是她從晉城落荒而逃到青城,又從青城傷痕累累、狼狽不堪回到晉城的那一年。

    她仿佛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他應該也知道這件事吧,擔心自己去做了手術,一躺數月,她那邊再出什么事他鞭長莫及,索性就不做了?

    多半是這樣。

    他總是為著她,從十年前他把她救下游輪起,他就把她當成了他的責任。

    鳶也無法言說自己此刻的心情,像揉著一把沙子有粗糲的痛感,想不明白:“他為什么……要對我這么好?”

    安娜輕聲道:“等先生醒了,小姐可以自己去問問!

    頓了一頓,她又說:“剛才聽到小姐喊先生‘蘇邑’,小姐還不知道嗎?先生十年前就改了名,現在是‘蘇星邑’!

    蘇邑,蘇星邑,他在自己名字中間加了一個星。

    鳶也想起來了,是她說的,他的名字加個‘星’字更好聽,當時他明明沒什么反應,結果竟也默默改了。

    她將手貼上那扇門,意圖透過門板感知那個沉靜內斂的男人的心跳。

    ——他到底,為什么?

    蘇星邑是在第二天早上醒來的。

    感覺到手臂壓著重量,他偏過頭去看,發現是鳶也趴在他的床沿睡著了,削瘦的肩膀凸起一塊骨頭,看起來單薄極了,身上竟連一件外套都沒有披。

    他動了一下手,鳶也馬上驚醒過來,看到他睜開眼,面上一喜,連忙問:“你現在感覺怎么樣?”

    他坐了起來,更在乎她:“守了我一夜?”

    鳶也默認,蘇星邑皺眉:“胡鬧,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還沒好全嗎?快回去休息,讓安娜過來!

    她沒有走。

    蘇星邑調整好自己的姿勢,回頭她還在,正低著頭揪著自己的衣服,不知道在想什么?他抿了抿干燥的唇:“別擔心了,我已經醒了,沒事了!

    鳶也話未出口,眼底就先滾上來一層潤色:“……我摸到你的呼吸,很微弱,我差點還以為你跟我小表哥一樣,說走就走了!

    蘇星邑手指一蜷,剛醒來,聲音有些沙啞,比之平時更沉磁一些:“我不會!

    真的,看到他倒下的時候,她腦袋有好久的空白,差點忘了呼叫安娜,就眼睜睜看著他躺在那兒,現在回想,還余驚未了。

    鳶也不是個愛哭的人,但可能是失去太多了,現在最怕的就是身邊的人再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她低聲訴求:“你不要跟他一樣,你不要再嚇唬我!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著她,清晰地道:“不會了!

    鳶也咬著下唇,蘇星邑又用手背碰了碰她的臉:“你知道我不會哄人,不要哭,否則我又要暈了!

    這種話居然是從一向最正經的蘇先生口中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鳶也破涕為笑,別開頭,不讓他看自己這幅矯情的樣子:“這算什么威脅人的招數?”

    蘇星邑嘴角弧度很淺,聲音很輕:“最怕你哭了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