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227章 屏風后的人是誰

第227章 屏風后的人是誰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臺上開唱之后,尉遲才牽著鳶也到屏風后坐下,他不在乎唱的是什么,只關注著鳶也的神情變化。

    就像秦自白說的,她對閩南曲子十分觸動,南音開嗓唱出第一句,她就驀地轉頭看向戲臺的方向,一如死水般的眸子,竟蕩起了波瀾。

    尉遲凝著她的臉,低聲喊:“鳶也!

    事實上,鳶也心下的反應,比她面上表現的還要激動,她聽得出來——是南音!

    被請來唱戲的,是南音!

    她去聽過她幾場戲,認得出她的嗓音。

    這是被尉遲軟禁一個月后,她第一次離她以前的朋友這么近,離她以前的世界這么近。

    鳶也手指蜷去起來,有那么一瞬間十分沖動,想直接跑出去讓南音看到自己,但是……不行,不可以。

    這里是尉公館,周圍都是尉遲的人,如果她真那么做了,尉遲為了繼續隱藏她還活著的事實,一定會把南音這一班人遣出晉城,或者同樣軟禁起來——她毫不懷疑,尉遲就是覺得,哪怕她突然暴露被南音他們看到,他也有辦法善后,才會允許南音他們進入尉公館表演。

    其實尉公館請戲班子這個動靜一出,旁人會怎么想她不知道,但她大表哥一定能意識到她沒死,他在蘭心劇院放《陳三五娘》,就是在試探她,現在請戲班子就是她回應他的試探,他懂得的——但這是她認為。

    她失敗太多次,希望破碎太多次,害怕這又是自己想太多,其實《陳三五娘》和大表哥沒有一點關系,哪怕戲班子來了尉公館,大家也都以為是尉遲為了博新歡一笑,沒有人知道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能什么都不做,她一定要在不引起尉遲懷疑和警惕的情況下,讓南音知道她在這里,也許這樣以來,她就會把這件事告訴顧久,顧久就會告訴她大表哥,她就有逃出去的希望……

    可是要怎么做才能既不驚動尉遲,又能讓南音發現自己?

    鳶也沒怎么控制自己臉上的神情變化,正好讓尉遲以為閩南曲子對她真的有影響。

    她目光掃到桌子上的本子,這是戲本,上面會寫著今日表演的曲目和曲目的唱詞,唱詞……有了!

    鳶也將自己手,從尉遲那里抽回來,指尖還帶著他手心的溫度,她慢慢地拿起了戲本,在他的注視下,翻開了一頁。

    秦自白也在旁邊留意她,湊到尉遲耳邊低語:“不錯了,還知道自己拿本子!

    確實,之前幾天她做什么都是要別人告訴她,她才像機器人一樣去執行,第一次主動去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尉遲抿了下唇。

    鳶也翻開后,照著戲本上的唱詞,小聲地跟著輕哼。

    她聽到閩南曲子,都是這樣反應,反正她的聲音低低,在配樂的掩蓋下也不明顯,尉遲就沒阻攔她。

    沒想到的是,這出戲的最后幾句竟然是清唱,配樂突然間全都停下,四下安靜無雜聲,唯獨鳶也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恍若未聞。

    “……舊人啼哭不動他的心田,他不認我母子還變了臉,我們母子背井離鄉有誰可憐!”

    聲音不高不低,但在這安靜里就顯得十分突兀,臺上的南音都是一愣,看向了屏風。

    她不是沒有發現尉遲竟然沒有來陪他的新歡一起聽戲,屏風前只坐著莊舒和楊烔,但也沒太多想,只當尉遲是有事忙,沒空來而已。

    這一聲后,她才發現那屏風后面,好像還有……人?

    是什么人?這里是尉公館,應該就是尉公館的人吧?

    為什么要躲在屏風后面?在自家地盤還要藏藏匿匿?

    她有好幾個疑問,但職業素養讓她沒有耽誤太多時間,接著就吊著嗓子將最后三句唱完。

    完美落幕。

    楊烔最先鼓掌:“好!”

    南音微微一笑,和配樂的幾個師傅一起站起來,操作臺下鞠躬。

    抬起頭時,若有若無的,看到屏風后閃過幾個人影——屏風后果然有人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唱完堂會,東家都會留戲班吃過晚飯再走,尉家的規矩一向周全,自然也這么做了,所以等南音他們離開尉公館時,已經入夜。

    她還是坐著楊烔的車離開,路上她回想起今晚這頓飯,也是莊小姐出面招待,尉遲只露一個面就上樓,說是要開一個視頻會議,不便招待。

    這么看起來,這個莊小姐在尉公館確實已經是女主人的身份,但比起這個,她現在更覺得屏風后那幾個人更加古怪。

    是誰呢……

    那個聲音,怎么好像有點耳熟?

    南音想著就問:“下午聽戲,屏風后,是不是有人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!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楊烔不好意思地說:“我都只顧著看你了,別人我都沒有在意!

    ……好吧,他的注意力確實完全在她身上,沒注意到別的也正常,南音沒有再問,只想著那聲音到底是誰的?

    抵達梨苑,已經是深夜,南音下車,婉拒了楊烔送她進門的好意,兀自跨過門檻。

    也就是這一瞬間,她突然想起來在哪里聽過那個聲音!

    她倏然轉頭,看向門口一側。

    楊烔還沒走,不知她在看什么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!蹦弦舯臣雇蝗挥行┙┯,抿了一下唇才說:“楊少開車小心!

    她關心他!楊烔受寵若驚:“知道知道,你快去休息吧,今天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南音頷首,沒有再回頭。

    楊烔看著她的背影消失了,才重新上車,剛扣好安全帶,手機就響了,一看是尉遲就接了:“遲哥!

    尉遲詢問:“把人都送回去了?”

    楊烔啟動油門,只當他是關心,老實回答:“是啊!

    “有沒有誰問你什么話?”

    “問話?沒有啊,”楊烔傻笑,“就是讓我路上開車小心!

    尉遲也沒有表露出什么態度,只道:“嗯,開車小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音越走后背越涼,心里盤旋一個大膽的猜想,因為太大膽了,以至于她膽戰心驚。

    晚上的梨苑后臺空無一人,她自己的腳步回聲都異常明顯,她莫名有種危機感,就好像,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,會被人滅口。

    她不禁加快腳步,想回到休息間。

    休息間的門光著,她一邊一開門,一邊開燈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,就看到一道挺拔男人身影站在窗前,起初她以為是顧久,結果定睛一看,不是!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