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179章 總之就是看運氣

第179章 總之就是看運氣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剛剛流產,身子很虛,鳶也才閉上眼睛一會兒,就又感覺到了倦意,只是還沒有徹底脫險,神經仍繃著,并沒有完全睡過去,所以陳莫遷抱著小圓回來時,她一下子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小圓……?”

    不太敢確認,那個原本白白凈凈的女孩,失蹤這幾個小時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頭發亂糟糟,鬢角好像還少了一塊,像拼命掙扎時被撕下來的,鼻青臉腫,衣服也破破爛爛,人還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鳶也掃過她的雙腿,喉嚨梗住,去看陳莫遷。

    陳莫遷輕輕點頭,肯定她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是難民,四五個人,還把她帶回帳篷!

    鳶也攥緊拳頭,重重一下砸在床板上。

    畜生!

    她之前就是預想到會有這種危險,所以才不肯往難民營走,果然還是……!

    鳶也氣極反笑,這他媽都叫什么事!

    陳莫遷將小圓放在椅子上,找了一件破舊衣服蓋在她身上,女孩的遭遇固然值得同情,但他還是想問:“你怎么會遇到她?”

    鳶也吐出口氣:“我在毛坯房醒來就遇到她,后來就一直在一起!

    陳莫遷又問:“你們怎么會走到這里?”

    鳶也一愣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巴塞爾最混亂的難民營,誤闖是一回事,要是故意,就是另一回事了!标惸w沉聲說。

    “我們不是誤闖!毙A指了路,說這邊有人,她才會跟她朝這個方向走,她也不是沒有懷疑過她,只是想不明白,“她為什么要故意把我帶到難民營?”

    陳莫遷是心理醫生,最擅長從旁觀視角看待一件事情,他說:“最亂的地方,也是傳消息最快的地方!

    他這么一說,鳶也若有若無的,明白了什么:“一開始追著我的只有美國人,我們被美國人追著,被迫進了難民營后,才又多一隊法國人!

    所以法國人,是被他們在難民營鬧出的動靜吸引來的。

    槍戰之后,警察也來了,各方勢力都匯聚在這座山上。

    “我趕來的路上,也聽到消息說難民營發生槍戰,所以,哪怕你沒有打那個電話給我,我也會過來看看!币驗樗麜X得她在這里,他是這樣想的,其他人也會這樣想。

    鳶也喉嚨干澀,咽一下都刺疼,她一直覺得美國人追她不是為了殺她,而是想利用她做什么事……現在看,就是想利用她,把什么人引來。

    小圓和美國人是一伙的,小圓負責引導她往哪里走,美國人負責追……所以這些美國人,到底是誰的人?

    鳶也的手搭在腹部的被子上,慢慢地捏緊,她驀然發現,自己好像在不知不覺間陷入一個巨大的迷局,從她在火車上……不,也許更早,從她踏上巴黎的土地起,就被層層包圍。

    她成了別人手里一顆棋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,她連下棋人是誰,下棋人動機和目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兩三個小時后,小圓醒了,哭了很久,遭遇這種事情,任何安慰的話都是空的,鳶也只能抱了抱她,說:“過去了,都過去了!

    都會過去的。

    小圓哭到乏力,就睡在了鳶也那張床上,鳶也再無睡衣,靠坐在墻角,一直在想整件事,她不愿放過任何蛛絲馬跡,所以她拼命地回憶細節,她想找出那個下棋的人。

    后來還是陳莫遷看不下去,逼她睡覺,她才肯躺下。

    陳莫遷守在帳篷外,他雖然帶了手機,但山上信號不好,時斷時續,他一直在找辦法聯絡艾倫。

    很快道了夜里,又下了一場雨,噼里啪啦的雨點打在帳篷上,鳶也半夢半醒,一直到后半夜神經疲累不堪了才算真的睡過去。

    好像也才過了一會兒,耳邊就聽到“砰”的聲音,鳶也幾乎是一瞬間就睜開眼——是槍聲!

    她馬上坐起來,黑暗里一雙眼睛亮得驚人,緊跟著,又聽見好幾聲槍響,以此證明她剛才聽到的不是假的似的,小圓也醒了,只是很茫然。

    小表哥!鳶也想到孤身一人的陳莫遷,馬上下床,握緊了手木倉沖出去。

    帳篷外漆黑一片,今夜竟連星光都沒有。

    槍聲從很多個方向響起,分不清敵我,鳶也從沒見過真正的槍林彈雨,哪怕是當年出差的城市遭遇恐怖襲擊,她也是全程躲在商店里,只聽見槍響了幾聲,恐怖分子就被警察擊斃,而這次,是近在咫尺,且沒有能強勢壓住局面的人。

    草叢里竄出來一個人,一把抓住鳶也的手腕:“躲起來!”

    是陳莫遷,他把她藏到一棵大樹后,匆匆說:“自己找機會跑!比缓缶驮诘厣线B滾幾圈到十幾米外的另一棵樹,從那棵樹后開槍。

    他沒有留在她身邊,是怕讓敵人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鳶也聽著槍聲,判斷對方至少有四個人,都敢開槍了,可見是勢在必得一定要她死,十有八九是法國男人那隊。

    她沒有聽陳莫遷的找機會跑,而是舉起槍,努力鎮定下來,對著不斷有一閃一閃的火光的方向開槍: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槍的后坐力震得她手臂發麻,她咬牙,再開一槍: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才兩槍,虎口那條筋就完全麻了,鳶也喉嚨里還有像鐵銹的血腥味,她咽了口水,暴雨如注,她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陳莫遷低斥:“鳶也!”都讓她跑了,她還開什么槍!

    鳶也這是賭一把,美國男人那一隊不想她死,他們也還在山上,聽到槍響一定會過來,還有小表哥說的那個艾倫,他也在找他們,槍聲是最好的指引。

    只要他們熬,就能等到支援。

    讓陳莫遷一個對四個太危險了,所以她開槍幫他分散火力,反正在大家都有槍的情況下,他們也只敢隔著一段距離互相開槍,不敢靠近的,現在就賭對方槍法不準,一槍都打不中。

    總之就是看運氣了。

    運氣不好,死在這里,也沒什么。

    鳶也開槍之后,果然引起了對方的注意,她連忙躲到樹后,利用樹身做掩護,盡可能蜷起身體,她閉上眼睛,無視射在身邊的子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山腳下,密集的槍聲伴隨電閃雷鳴,從遠方鋪天蓋地而來,黎雪馬上說:“尉總,是槍響!”

    尉遲撐著傘,仰起頭看黑云壓城城欲摧,沉聲問:“她們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“在靠近山頂的地方!崩柩┱f,“山上信號不好,暫時聯系不到我們的人!

    尉遲丟掉雨傘:“上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——!”急剎車后,司機回頭說,“先生,是槍響!

    這里還沒到難民營,已經能聽到若有若無的槍聲,蘇星邑在后座,眸子墮入一片烏色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