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169章 竟然說斷就斷了

第169章 竟然說斷就斷了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陸初北聽著那邊的男人的回話,挑了挑俊眉:“‘知道了’?就這三個字?沒有別的想說?”

    尉遲斂眸:“還能說什么?”

    能說的多了,陸初北抿了一口咖啡:“我順手查了一下那幾個島,才知道,距離弟妹手里那個島不過幾十海里外的另一個島上,挖出過礦產資源……你這算什么意思?騙財?”

    尉遲只一句:“不懂得利用價值,一直放著,就是浪費!

    陸初北笑了,還能這樣解釋?我覺得你的錢花不完,所以幫你花一下?

    都說晉城尉家家主是個儒商,講規矩講道義,可算計起自己的妻子來,這么毫不手軟,明明是一只豺狼。

    尉遲掛了電話,只是仍站在窗邊,眸子深幽,盯著虛空的一點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黎雪敲門進來,稟報道:“尉總,少夫人已經離開晉城,前往法國巴黎!

    他若有若無地應:“嗯!

    黎雪琢磨不透他這一字含義,只好再問:“要告訴Y先生嗎?”

    尉遲反而是說:“藏一下她出國的消息,別讓人知道!

    黎雪怔了怔,才應:“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晉城飛法國巴黎要十三個小時,鳶也索性關上艙位的門,將座椅放平了睡一覺。

    可能是心里頭壓著事兒,她這一路睡得不太踏實,迷迷糊糊地做了幾個夢,到下飛機時,反而比上了一天班還累。

    好在早就定好了酒店,抵達后他們可以直接去休息,陳莫遷問她:“要不要先吃點東西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胃口,不吃了!兵S也感覺自己還有點暈機,頭昏腦脹,胃里也不太舒服,只想躺著。

    陳莫遷也不勉強,送她到房間,道了晚安。

    睡了一夜起來,鳶也精神了許多,索性換了一條紅色的連衣裙,鮮艷得像一朵綻放的玫瑰,然后就出發前往地產資源局。

    她事先準備好了所有材料,很快就走完流程,將島嶼過到陸初北名下,在等工作人員出具證明時,她順便調了在自己名下的另外兩個島嶼的資料。

    這三個島在她名下二十幾年,她一次都沒有去看過,如果不是這次需要用到,她大概會讓它們一直放著當古董。

    陳莫遷在她旁邊:“這幾個島,是姑姑留給你的?”

    鳶也應:“嗯,外公給我媽媽,我媽媽再給我!

    陳莫遷移動鼠標,點了一下其中一個島嶼,便出現了一個小對話框,介紹著島嶼的基本信息,隨意地瀏覽,輕聲道:“之前我問過大哥,他也不知道爺爺什么時候買了這些送給姑姑!

    他只是單純疑惑,并不是覺得陳紅頭分給出嫁的女兒這么貴重的財產有什么不妥,鳶也也知道他問這話沒別的意思,所以回答得很自然:“可能是外公私下買,沒有跟大家說吧!

    陳莫遷不置與否:“也許吧!

    鳶也納悶地看了他一眼,心想什么‘也許’?肯定是外公送給她媽媽的,否則她媽媽哪來這些島?

    辦完手續,離開地產資源局,鳶也看著手上薄薄的證書,只要把這個交給陸初北,就能簽下那塊三百畝的地,徹底和尉遲斷干凈……想到這里,原本輕如羽毛的東西,無形間好像多了許多重量。

    鳶也將本子塞進包里,仰面讓巴黎街頭的風吹一會兒,心頭突然有了個念頭:“小表哥啊,巴黎到蘇黎世,是不是很近呀?”

    “坐火車四五個小時!标惸w側著頭,琥珀色的眼睛逆著光,“你想去蘇黎世?”

    鳶也露出個笑:“我有個朋友在那邊,反正來都來了,事情也辦完了,順便去看看他!

    從國內飛蘇黎世要十幾個小時,這次只要短短幾個小時,這樣近的距離,有什么理由不去?

    算起來她和蘇先生又有好幾年沒見過,她要是突然出現在他面前,估計會把他嚇到,鳶也勾起了嘴角,這幾日蒙在心頭的陰霾順風散去一層。

    陳莫遷沒有意見:“既然想去,那就一起去吧,我先訂票!

    “好啊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們離開地產資源局的同時,消息也通過渠道被送到了巴黎西郊最大的莊園的主人手里。

    “那三個島其中一個,今天變更到另一個人的名下!蹦腥藬Q開一瓶紅酒,注入兩個高腳杯里,轉身將其中一杯遞給那個靠在餐桌邊沿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挑眉:“這么說,她到巴黎了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!碑吘罐D讓土地這種事情只能本人親自來做。

    “確定一下她是否獨身一人?”

    這種小事不用她說,他就已經讓人去查了,很快就會有結果。

    女人彎起紅唇,如果她真是一個人來的,那就……太好了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來她一直躲在陳家的庇護下,躲在尉家的庇護下,哪怕出了國,也有羅德里格斯家的人護著她,他們想下手都沒有機會,好不容易找到漏洞,豁出一切開車直接去撞,結果還是讓她命大逃過一劫。

    本以為要再花上好大的功夫才能得逞,沒想到,她竟然就這樣脫離保護傘,來到了他們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來得那么突然,多半是一個人,否則他們不會沒有接到消息,由此可見,羅德里格斯家多半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轉讓島嶼?女人恍然大悟,原來是晉城那位合作伙伴給他們創造的機會。

    女人想到這里,眸底就控制不住興奮:“無毒不丈夫啊,兩年夫妻情分,竟然說斷就斷!

    拱手把這么一只小羔羊送到他們手里。

    女人其實已經三十幾歲,臉上卻很少見到歲月的痕跡,身上就穿著真絲吊帶,低胸及臀,用風韻猶存都不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男人伸手將她的下巴捏起來:“那你怎么說?最毒婦人心?”

    害了自己妻子的是無毒不丈夫,像她這種害了丈夫的,可不就是最毒婦人心?

    女人不語,朝他笑得越發勾魂奪破,男人一下用力將她拽到自己身上,將半杯紅酒倒在她的脖頸讓,然后低頭瘋狂地吻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天下午,鳶也和陳莫遷就上了前往蘇黎世的火車。

    經過一片麥田時,鳶也托著下巴,看著窗外說:“其實坐火車也挺好的,沿途能看到很多風景!

    陳莫遷在她的對面:“這趟車會經過斯特拉斯堡和巴塞爾!

    就在斯特拉斯堡站?繒r,上來了四個身穿黑衣的人,他們顯然是有目標而來,直接坐在了鳶也的周圍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