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144章 我知道你的感受

第144章 我知道你的感受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還好對方剎車快,要不然我們現在都去見我媽媽了!</p>

    病房里,女人的語氣輕快,出了這種事,也說得像只是玩一場游戲輸了而已。</p>

    蘇星邑腳步驀然一頓,再往前一步就是病房的門,門沒有關,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人的狀況。</p>

    “疼嗎?”男人的詢問聲。</p>

    鳶也不經心道:“還好吧!</p>

    安娜無聲地平復因為奔跑而過快的呼吸,望著他沒有再動的背影,說:“左腿骨折,其他都是皮外傷!</p>

    不算嚴重,是這場意外中不幸中的萬幸。</p>

    蘇星邑繃了許久的神經直到此刻方才松開,旋即肺腔里涌上來一股沖動,他馬上拿出手帕掩在唇邊,快步走過房門。</p>

    病房內的鳶也,無意間聽將門外有壓抑的咳嗽聲,心思一動,抬起頭,恰好捕捉到一男一女飛快走過的身影。</p>

    他們走得太快,幾乎是一掠而過,臉都看不清楚,鳶也便沒有在意,以為是醫院的病人,或者探望病人的親屬。</p>

    尉遲從機場而來,路途較遠,方才到達,他雖然已經從黎雪口中得知鳶也的傷情,但臉色仍然不好看,一貫溫和的人,身上染了雨水,透出比冬雨還冷的寒氣。</p>

    醫院有左右兩條樓梯,他快步而來,迎面看到一個用手帕掩著口鼻,低聲咳嗽的男人,他身形清雋,眉目低垂,后面追上來一個女人扶住他,尉遲就只看了這一眼,便與他擦肩而過。</p>

    蘇星邑走出幾步后,方才停下,轉頭看去,夜晚醫院的光線并不強烈,他的眸光也顯得有些晦澀。</p>

    安娜低聲:“是尉總裁!</p>

    “嗯,以前見過!碧K星邑收回視線,將手帕放入口袋,寡淡的唇色也無什么溫度。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鳶也摸了摸自己打了石膏的左腿,心忖自己真是命大,那輛土方車朝著副駕駛座撞來,車門嚴重變形,她竟然只是傷了腿,連臉都沒有破相。</p>

    “雖然不是重傷,但也要臥床休養一段時間,公司那邊記得請假!标惸w單手遞給她一杯水。</p>

    鳶也接過,又看他包扎得嚴嚴實實的左手,忍不住一笑:“我傷了腿,你傷了手,老天真是公平,不過還好你不是外科醫生,要不然就出大事了!</p>

    外科醫生最寶貝的就是一雙手了。</p>

    陳莫遷唇邊微彎,未及說話,便被門外一道堅冷的聲音打斷:“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,你知不知道你差點變成殘廢?”</p>

    鳶也倏地看過去,十分意外,他不是已經去法國了嗎?</p>

    心潮突然暈開漣漪,本來覺得沒什么大礙,可看到他的人在那兒,劫后余生的感覺竟然空前強烈。</p>

    然而他的臉色沉沉,充斥著不悅,她那些激動就湮滅了許多,抿唇道:“醫生說沒有那么嚴重!</p>

    她還敢辯駁!尉遲走進去:“車禍的結果是你可以控制的嗎?你到底知不知道后怕兩個字怎么寫?”</p>

    鳶也惱道:“那也不是我們想要發生車禍的啊!彼趺催@樣?她出了這種事情,他不關心她有沒有大礙就算了,還來興師問罪??</p>

    黎雪快步走到陳莫遷身旁:“陳先生,方便帶我去見少夫人的醫生嗎?我想向他了解一些情況!</p>

    陳莫遷看向鳶也,她和尉遲對峙著,一個眼神也沒有分開,他斂下眸:“好!</p>

    然后便走出了病房,黎雪順帶將門關上。</p>

    他們都走后,這個封閉的空間里就剩下他們兩人,但氣氛毫無緩解,因為尉遲下一句又是質問:“陳莫遷不是身體不舒服?他不舒服你還讓他開車,早就該有隱患意識!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我明明給你安排了司機,你就是不用,現在還不是你自作自受?”尉遲冷道。</p>

    鳶也氣笑:“行,我自作自受,你不是要去法國嗎?你去啊,這里不用你管!”</p>

    她艱難地挪動身體,準備躺下去睡覺,一個字都不想跟這個男人說了,可才動一下,就被他抓住手腕,鳶也以為他又要吵架,搶了兩下,還是沒能奪回自己的手。</p>

    堪堪發火時,尉遲忽然一句:“我現在知道了!</p>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什么?”他什么都不知道!鳶也想掙開他。</p>

    尉遲聲音愈沉:“知道你的感受!</p>

    她驀然一怔,抬頭看他,他薄唇輕動,補充了描述詞,“膈應的感覺!</p>

    鳶也另一只手還拿著水杯,因他這句話用了力,指腹在杯身上微微泛白,他周身的寒氣也像一滴墨落入水中,開始稀散,最后只剩下幾縷殘色。</p>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對陳莫遷沒有別的感情,可你的目光總是看向他,總是跟他走,我很不喜歡!</p>

    這叫什么話?鳶也悶聲說:“他是我小表哥,來到晉城,我招待不是應該的嗎?”</p>

    “你對他笑!庇肋h是立在云巔之上的男人,現在竟開始錙銖必較。</p>

    “笑不是很正常的嗎?”</p>

    “你沒有對我笑!</p>

    鳶也又是一愣,他看進她的眼睛里,一字一字地重復:“很久沒有了!</p>

    很久沒有了……嗎?鳶也都沒有發現,可男人卻連日期都銘記在心:“一整個春節!</p>

    好像是吧,從知道李檸惜的存在,她就梗著了,更不說后面還出了阿庭那件事,她怎么對他笑得出來?</p>

    他其實只是平緩闡述,細品沒什么情緒,可聽進她的耳朵里,竟如同窗外那場紛紛揚揚的雨落在身上,水珠無孔不入,滲透進每一顆細胞里。</p>

    他好像有點委屈。</p>

    尉遲,委屈。</p>

    這個認知使得心湖里的漣漪化作波瀾,開始興風作浪,鳶也嘴角有點壓不住的揚起,但又被她忍下了。</p>

    他說:“笑一下吧!</p>

    鳶也扭開頭:“不要!</p>

    “笑一下吧!彼ブ氖诌沒有放。</p>

    鳶也就是不肯,拿起枕頭砸他:“你煩不煩?我是傷患,我要休息,你別煩我了!</p>

    尉遲忽然彎腰將她抱起來,動作很輕,往下挪了挪位置,使她可以躺下,</p>

    “這次從法國回來后,我會和幼安保持距離,公事由底下的人交接,私事,”他一頓,鳶也看著他的側臉,想聽他怎么說?</p>

    短暫的安靜后,他續了一句漠漠的話,“我和她沒有私事!</p>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李家的事情他再也不管了?李檸惜他也不管了?

    :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