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099章 給自己找不痛快(補更)

第099章 給自己找不痛快(補更)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鳶也記得很清楚,那是個舒適的三月。</p>

    學校的玉蘭花開了,風吹來清香陣陣。</p>

    以往每天放學,家里都會派車來接,今天卻奇怪的沒有。</p>

    因為天氣很好,她的心情也不錯,想著走到前面的公交車站,自己搭公車回家也可以,所以就沒有打電話讓司機來接。</p>

    她沿著人行道走著,本來不疾不徐的腳步,在看到回家那路公交車已經?繒r,當即跑了起來,周圍原本有很多同校的學生,因為她跑起來,漸漸都被拋在身后。</p>

    她雖然竭盡全力追上去,可惜天生沒有運動細胞,還是晚了幾步,眼睜睜看著公車關門,啟動,開走了。</p>

    她一邊喘氣一邊喪氣,呼吸還沒均勻,身邊突然停下來一輛面包車,車門刷的一下打開,她甚至沒看清楚車里是誰,車上的兩個壯漢就一人抓住她一人捂住她的嘴巴,直接把她掠上車。</p>

    她拼命掙扎,還是敵不過兩個成年男子的壓制,被他們按住,打了麻醉針,沒一會兒,她就徹底失去了意識。</p>

    等到她醒來,她已經被關在玻璃柜里,那個玻璃柜只能容下她蜷縮起來的身體,她想轉個身,換個姿勢都不行。</p>

    她上面還壓著另一個玻璃柜,柜里也是一個女孩,像她們這樣的,她目光所及就有七八個,她們好像是貨品,被裝在柜子里,橫七豎八地放著。</p>

    她們都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,不知道會被帶去哪里,她極目望去,只能看到一扇小窗,窗外是移動的黑暗,她用了很久才判斷出,她們是在一架飛機上。</p>

    行駛在夜晚的飛機。</p>

    不知道會飛往哪里的飛機。</p>

    不知道過去多久,降落時天已經亮了,她們這些“貨物”又被蓋上黑布,抬上貨車,車子又行駛了許久。</p>

    長時間被困在逼仄的空間里,她悶熱,缺氧,沒辦法思考,有點像以前和大表哥小表哥還有桑夏玩抓迷藏,她躲進衣柜里,好久好久都沒有人來找她,她想要出去了,柜門卻被鎖住了的感覺。</p>

    車子顛簸,胃里翻江倒海,其他女孩在玻璃柜里哭,聲音嘈雜刺耳,她耳膜嗡嗡地響,痛苦極了。</p>

    那會兒她以為這就是最可怕的事情。</p>

    殊不知,被送上那艘船之后,還有的等她。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額頭忽然被一只溫暖的手蓋住,鳶也一下睜開眼睛。</p>

    尉遲醒來,先試探了她的額頭,已經退燒,還出了汗。</p>

    “還有哪里難受?”清晨他的聲音有點沙啞。</p>

    鳶也感覺了一下,腰有點酸,其他還好,便搖了搖頭。</p>

    尉遲道:“你可以再睡半小時!</p>

    “嗯!兵S也應完,他便先起床。</p>

    鳶也聽見浴室傳來水聲,懶懶地翻了個身,抱著被子繼續睡。</p>

    于是等尉遲洗漱完出來,就看到她抱著被子滾到一邊,臉埋在被子里,露出大半個后背,和露出的一截白嫩嫩的細腰。</p>

    他輕輕彎唇,一邊解開身上的睡衣的扣子,一邊打開衣柜,拿出熨燙齊整的西裝換上,換好了才叫醒她,免得她睡過頭。</p>

    洗漱,更衣,化妝,鳶也整理好自己下樓,徑直朝餐廳走去。</p>

    尉遲目光落在早間新聞上,看見她來,下巴點了點桌上一杯水:“喝了!</p>

    她拿起水杯,溫度剛剛好下口,便一口氣喝完,然后才坐下。</p>

    “昨晚怎么了?”他沒有一點預兆就開始興師問罪,連新聞都不看了,眼睛就落在她的臉上,帶著審度。</p>

    鳶也手指蜷了一下,面色自然地抬起頭:“什么怎么了?”</p>

    尉遲聲音輕然:“說很累,卻還來撩撥我,給自己找不痛快,圖什么?”</p>

    鳶也馬上就說:“錯了!</p>

    “哪里錯了?”</p>

    她嚴肅地道:“因果錯,順序錯!</p>

    尉遲一副我看你想怎么編的表情,眼底漾著水波:“嗯?”</p>

    鳶也突然一笑,桌子底下的腳不安分地抬起來,蹭了蹭他的大腿:“就是因為不痛快才要撩撥你,你沒聽過那句話嗎?暴力和性-愛是發泄情緒最好的途徑,做完我才累的!</p>

    尉遲面色不改,手一把抓住她的腳腕,挑眉說:“歪理!</p>

    鳶也輕哼一聲,要把腳收回來,他卻是不放:“所以為什么不痛快?”</p>

    他沒有被她糊弄,跑偏重點,仍是追問最開始的問題。</p>

    鳶也咬了一口三明治,嚼了嚼,咽下:“就是沒想到,隔著一個白令海峽都有人在覬覦我老公,氣死我了,加納夫人一直在跟我說她小妹多漂亮多溫柔,我吃醋了,不行?”</p>

    輕哧一聲,尉遲松開手,淡道:“你就編著吧!</p>

    反正她已經給了解釋,是不是真話,他信不信,都不在她的考慮范圍,她拿出手機,看到日歷:“咦,今天是小年,我們今晚回老宅跟爸媽一起吃飯吧!</p>

    尉遲沒意見:“嗯,帶上阿庭?”</p>

    她一頓,而后點頭:“行,你去接,我下班后直接開車去老宅!</p>

    吃完早餐,她就揮揮手走了,尉遲才喝下最后一口咖啡,起身,傭人立即送上西裝外套幫他穿上,他眉目清俊,比朝陽還要艷幾分。</p>

    “管家!</p>

    管家上前一步:“少爺!</p>

    “最近幾天,派個人,跟著她!蔽具t何等洞悉人心,哪怕她什么都不說,他也隱隱感覺得出她的意圖。</p>

    管家自是明白他指的是誰,恭敬領命:“好的!</p>

    修長的手指扣上西裝紐扣,尉遲也出了門。</p>

    傍晚六點,下班時間,鳶也收到尉遲的信息,說他臨時有個視頻會議,要晚到四十分鐘,她便回:“那我接阿庭去老宅吧!</p>

    尉遲說好。</p>

    阿庭已經住了四天醫院,鳶也帶他離開白色大樓,他高興得不行,走去停車上的路上,至少喊了她十句“麻麻”,鳶也現在已經懶得糾正他了。</p>

    私人醫院不比公立醫院,并沒有什么人出入,停車場也是寥寥幾輛車。</p>

    鳶也拿出車鑰匙解鎖車子,剛把阿庭放進副駕駛座,猝然間就有個人撲出來,直接抱住她,壓在墻上,濃郁刺鼻的香水味混著體味竄入她的鼻腔,他狂亂地吻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: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