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他是人間妄想: 第014章 剛出狼口入虎穴

第014章 剛出狼口入虎穴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他是人間妄想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“唔唔!”</p>

    “唔唔——”</p>

    鳶也怎么都沒想到,在大都市里,在赫赫有名的全球連鎖酒店里,她竟然會遭遇綁架!</p>

    她拼了命要逃,然而電梯門關閉后,這就是個狹窄密封的空間,她很快被他們制服,雙手被麻繩捆在身后,嘴巴上也貼了透明膠布,根本無法呼救。</p>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人,想做什么,他們按了電梯返回負一層的車庫,大概是怕監控室的工作人員看到電梯內的攝像頭,會來救鳶也,他們出了電梯,就快速將鳶也塞進一輛面包車里。</p>

    隨后,車子飛馳而去。</p>

    鳶也就這樣被帶走了。</p>

    第一次遭遇這種事,鳶也心如鼓擂,無計可施。</p>

    車子開了好長一段路終于停下來,一個壯漢將她拽下車,她發現這里是個廢棄舊工廠,周圍甚至一點燈火都沒有。</p>

    她被粗暴地丟在地上,摔得眼冒金星,然后就人揪著頭發仰起頭,黃毛嚼著口香糖,笑著說:“小娘們長得還挺好看。你說你,不好好當個花瓶,干什么要做斷人財路的事情?”</p>

    紅毛看著鳶也,從臉到身材,眼睛都直了:“大哥,跟她廢什么話?那邊說了,要給她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,讓她以后再也不敢隨便給人出主意!”</p>

    黃毛說:“急什么?這個廢棄工廠偏僻得很,又是大晚上的,根本沒有人會來,我們可以慢慢享用她!</p>

    很明顯,他們是受人指使,要來侮辱她!</p>

    鳶也心里怕急了:“唔唔!唔唔!”你們要什么?要錢嗎?我給!只要你們放了我,你們要多少我都給!</p>

    同時她思緒飛快轉動,她第一次來寧城,能得罪什么人要這樣對付她?他們剛才說什么?斷人財路?隨便給人出主意?</p>

    她什么時候斷人財路?什么時候給人出主意??</p>

    等等……難道是嘉興和外灘那塊地皮的事?是D嗎?是從BC手里買了股份,又被法院判了合同無效,準備申請二審的D嗎?</p>

    如果嘉興和高橋的合同簽下,那她確實算斷了D的財路,但合同不是沒簽成嗎!</p>

    “唔唔!”鳶也一頭撞開黃毛,爬起來要跑,然而沒跑兩步,就被另一個壯漢一巴掌打得摔回地上。</p>

    黃毛吐掉口香糖來:“去把攝像機架起來,對著她的臉拍,有視頻在手,過后這小娘們才不敢報警!</p>

    紅毛附和:“沒錯沒錯,還是大哥你想得周到,而且以后我們還可以拿視頻要挾她來陪我們快活!”</p>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</p>

    工廠里回蕩著他們張狂的笑聲,鳶也心里的絕望越來越濃。</p>

    紅毛拍拍她的臉:“要怪就怪你自作聰明,那塊地本來已經是王總的囊中之物,再拖一段時間,沒準嘉興也是王總的了,你倒好,攪黃了王總的算盤!</p>

    果然是D!</p>

    “你說你是何必呢?賺了錢是公司的,又不是你的,那么拼命干什么?哥哥們今天就給你上一堂課,以后別多管閑事兒!</p>

    鳶也用力搖頭:“唔唔!唔唔!”你們要是敢碰我,無論你們拍了什么,我都會報警!我不會放過你們!尉家也絕對不會放過你們!</p>

    想起尉遲,她眼眶急劇一紅,他現在沒準在陪白清卿和他兒子,哪會知道她經歷了什么?</p>

    就算知道,他又會在乎嗎?</p>

    “現在求饒,已經晚嘍!秉S毛大笑著。</p>

    但笑著笑著,他就笑不下去了,鳶也紅著眼睛,死死看著他,沒有落淚,反而有些兇狠,就像被逼到了絕境,要反撲了的兇狠母狼。</p>

    莫名的,他竟然有點怯。</p>

    意識到這一點后,黃毛更加憤怒,一個大巴掌就呼了過去:“cào,看什么看!再看把你眼睛挖出來!”</p>

    這一巴掌打得鳶也耳鳴不止,嘴里嘗到了血腥味,她甚至聽不清他們在說什么?</p>

    黃毛咒罵著:“找塊布把她的眼睛蒙起來,小賤人的眼神還怪嚇人!</p>

    鳶也的眼睛被綁上了一條黑布,整個世界都陷入了黑暗。</p>

    “大哥,你先上,我第二個!”</p>

    “嘿嘿,好!”</p>

    有人撲到了鳶也身上,撕她的衣服,鳶也雙腿胡亂蹬著,把身上的人踹開,不肯讓他得逞,那人暴躁不已,接連賞了鳶也兩個巴掌:“死到臨頭還敢掙扎!”</p>

    鳶也被打懵了,只剩身體還在無意識地扭動抗拒。</p>

    耳鳴里好像聽到誰說:“大哥,好像有人來了!”</p>

    “這鬼地方能有什么人來,你們出去看看!</p>

    再過了一會兒,壓在她身上的人也起來了。</p>

    她看不見也聽不清,是有人來救她了嗎?真的有人來救她嗎?</p>

    她努力爬起來,踉踉蹌蹌,不知道絆倒了什么東西,整個人往前撲去。</p>

    本以為又要摔個眼冒金星,未曾想會被人接住了,那人直接將她橫抱起來。</p>

    是他救了自己嗎?他是誰?</p>

    奇怪的是,這人竟沒有要解開她的意思,直接抱著她走起來,接著是上了車,車廂里安安靜靜,沒有人說話。</p>

    車子不知道開了多久停下來,她被他抱下車,她的鼻尖撞上他的胸口,聞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,好像是……他。</p>

    但是怎么可能?他又不在寧城,怎么可能是他?</p>

    這個人到底想干什么?為什么還不放開她?</p>

    難道他不是來救她的?而是黑吃黑?</p>

    她剛出狼口又入虎穴??</p>

    鳶也被丟到了床上,在高彈的床墊上彈了一下就又被壓了回去,她心里的不安陡然升高:“唔唔!”你到底是誰?你想干什么?</p>

    他摸了一下她的臉,好像是在看她的巴掌印,下一秒手就轉到她的衣服上,直接將她衣服扒了。</p>

    鳶也雙腳踢過去,不料非但沒有踢中他,還被他抓住腳踝分開,她此刻的恐懼竟比被那四個人抓住還要深。</p>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樣。</p>

    皮膚白嫩,雙眼卻蒙著黑布,兩種顏色形成極致的對比,又因為害怕,身體微微顫抖,被控制得動彈不得,這種完全掌控的感覺,讓人更想把她欺負得更慘。</p>

    她身上沒有傷,受的苦都在臉上,那他就不客氣了。</p>

    “唔唔——!”

    :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