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0小說吧 -> 其他小說 -> 燕云歌蕭逸: 第1044章 不忘初心

第1044章 不忘初心 免費閱讀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燕云歌蕭逸最新章節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    <h3>第1044章 不忘初心</h3>

    晚上,就住在昔日的郡主府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平陽郡越來越熱鬧,附近的女子學院,擴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那些熟悉的酒家,茶樓,基本上都還在,生意還很火爆。

    很多客人,都是沖著‘兩位圣人(某位閣老)當年就在這間酒家(茶樓)吃過飯,就坐在這個位置上……’諸如此類的理由,紛紛走進這些酒樓茶館。

    熱鬧!

    處處都很熱鬧!

    唯有昔日的郡主府,顯得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除卻看守宅院的老仆,整棟宅子看似奢華依舊,卻透著冷颼颼的寒意。

    冷冷清清,凄凄慘慘……

    身處郡主府,不可避免會想起母親蕭氏。

    燕云歌有些惆悵。

    她低頭看著自己的一雙手,依舊光滑白嫩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認,她已經上了年紀,孫子都不小了。

    “一轉眼,母親都走了這么多年。有時候想想,時間過得真快!

    蕭逸摟著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別傷感了!你得想想太上皇,多大年齡了,百歲可期。和太上皇同一個時代的人,基本上已經沒有活著的!

    燕云歌看著他,“你得意思是,燕家人都長壽,蕭氏一族壽數有限嗎?”

    蕭逸捏著鼻子,也沒否認。

    好像,似乎,貌似……

    同時代的燕家人,都比蕭家人更長壽一些。

    燕云歌突然抓住他的手,“給朕好好活著。你要是早早就死了,我鞭尸!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這么狠毒?”蕭逸都崩潰了,竟然連鞭尸都想得出來。

    最毒婦人心,誠不欺人。

    燕云歌哼哼兩聲,“你可以試試看!

    不敢試,不敢試!

    別說這些令人傷感的事情,還是說說開心的事情吧。

    “明兒出門逛一逛,看一看昔日的老朋友!

    “我要是沒記錯,昔日的老朋友,基本上都跟著去了京城!

    “說不定運氣好,能碰上一兩個回來養老的人。平陽郡氣候好,比京城的氣候養人。等將來我們老了,累了,走不動了,就回到平陽郡養老,就住在這里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當真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燕云歌當然愿意。

    她親手打造的平陽郡,她太喜歡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比起京城,她喜歡平陽郡。

    這里一草一木,街面上每一個小店,每一棟宅子,她都熟悉。

    基本上,她是親眼見證房屋的選址和建造。

    那些熟悉的店面,熟悉的東家……

    走在大街小巷,隨時都能體會到一種親切感。

    想到以后要在這里養老,她眼中閃爍著燦爛的光芒,越來越亮眼。

    “這花園得改一改,樹木太過茂密,遮擋了視線。我喜歡視野開闊,坐在窗戶邊,就能看見對面。還有屋里的布置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經急不可待,有好多裝修想法,就跟泉涌一般,全都涌現出來。

    蕭逸哈哈大笑,“你別著急,改造的事情交給下面的人去辦,慢慢來。只要你愿意,我們可以在平陽郡停留半年一載,然后再啟程去下一站!

    “不用停留那么長時間,一兩個月足矣!

    有這些時間,足夠她設計出想象中養老圣地。

    想著想著,她開始擔心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多隔幾個院落,多準備幾間客房?”

    蕭逸先是疑惑不解,緊接著恍然大悟,然后一臉不忍直視,絕不能容忍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義正辭嚴,“我們來養老,這次決不許那幫老王八蛋跟在屁股后面添亂,沒有客房,更沒有客院。堅決拒絕。出門游玩,他們跟在后面,我忍了。養老還要跟著,真當你我是大家長帶小孩子嗎?不行,不行,我不同意!

    如果天天屁股后面都跟著一二十個老臣子嘮嘮叨叨,他一定原地爆炸。

    燕云歌哈哈一笑,“好!這宅子,只給孩子們留幾間客院,堅決不讓那群老王八蛋住進來!

    太過分了!

    去哪里都跟著,又不是三歲小孩跟屁蟲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蕭逸也跟著高興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次,夫妻兩人好歹是達成了一致意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薄霧繚繞,露水掛在葉尖。

    當太陽從東邊跳出來那一刻,天都被染紅了。

    薄霧散去,露水蒸發。

    踩著輕快的腳步,燕云歌走在石板街上。

    鋪子都開了,早起的鳥兒有蟲吃,早起的人兒有飯吃。

    人們開始一天的忙碌。

    一碗豆腐腦下肚,原本稀稀拉拉頗為冷清的街道,行人逐漸多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商小販也都開始了一天的叫賣。

    吆喝聲,車馬碾壓石板聲,討價還價聲,叫罵聲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最真實,最鮮活的平陽郡普通一天的早晨。

    這就是她想要的煙火氣。

    濃烈卻不炙熱的人間煙火氣。

    每一個人都是如此的鮮活。

    “圣人?!”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大早上,他竟然見到了燕圣人。旁邊的那位一定是蕭圣人。

    燕云歌瞧著眼前胖胖的老頭,搜尋記憶。

    她還沒想起對方的姓氏名字的時候,錢胖子率先說道:“是我啊,老錢,開筆墨鋪子。當年捐錢,拿下了松山書院的工程,還接下了造紙生意!

    哦!

    燕云歌恍然大悟,總算將人和名字對上了號。

    “老錢,我記得你。你不是在京城嗎?”

    “說來話長。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,兩位圣人里面請!”

    錢胖子一臉樂呵呵,臉上的肥肉因為激動興奮而顫抖。

    其實,比起前些年,他已經瘦了二三十斤。

    只不過胖子基數大,即便瘦了二三十斤,人們肉眼也不大看得出來。

    他將兩位圣人邀請到后院花廳,用上最好的茶水招待。

    還讓伙計是關鋪子,今兒不營業。

    燕云歌攔住了他,“不必關鋪子。這么好的天氣,外面那么熱鬧,關了鋪子豈不是招惹諸多猜測!

    “圣人言之有理,草民糊涂,糊涂!”

    燕云歌樂呵呵,“你不必緊張,難得能見到一位老熟人,不容易!

    “是是是,太不容易了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全是激動高興。

    蕭逸很好奇,“你應該沒見過朕,為何會認識朕?”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當即說道:“早就聽聞兩位圣人出門游玩,沒想到竟然來了平陽郡。

    早年,草民略有資產,有幸在郡守府衙門拿下工程,那會見過燕圣人兩面,后來又在大街上遠遠見過幾次。

    世人都說,兩位圣人感情深厚,燕圣人身邊若是有人,必定是蕭圣人!

    這話蕭逸愛聽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看錢胖子也順眼了許多。

    燕云歌笑道:“朕還記得,你這里是平陽郡第一家筆墨鋪子,為松山書院的學子提供了許多方便。據朕所知,后來你和大部分平陽郡商人一樣,去了京城。京城那邊生意如何?你怎么沒留在京城?”

    “不瞞圣人,京城的生意,草民交給了長子經營。草民年事已高,就想著回來養老。平陽郡氣候好,比京城養人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英雄所見略同。你也是少有的高壽,讓朕猜猜,你們錢家如今四世同堂?”

    “圣人目光如炬,草民前幾年得了曾孫!

    “好好養身,多活幾年,爭取五世同堂!

    “承圣人吉言。圣人一言九鼎,草民一定能五世同堂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興奮得臉頰漲紅。

    這可是燕圣人金口玉言!

    燕圣人是誰,那可是天運福女,她所說的話,無不成為現實。

    她所到之處,無不成為福地。

    燕云歌樂得哈哈大笑,“越傳越玄乎,朕可沒有點石成金的本事!

    有的!

    有的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頻頻點頭,像是個乖巧的小學生。

    燕云歌也不和他計較。

    民間迷信她是天運之女,福氣沖天。

    這種信仰,妄想靠一己之力扭轉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據地方官員奏疏匯報,民間某些地方,這有人偷偷建了她的生祠,每逢初一十五祭拜。

    平日里有個三災兩難,難以抉擇的時候也到她的生祠祭拜求個心安。

    儼然將她當成了在世的菩薩,能指點迷津。

    地方官員請示朝廷,類似生詞,是否要搗毀,要不要嚴刑峻法禁止。

    朝臣自然是建議嚴刑峻法,必須嚴厲制止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燕云歌阻止這么做。

    鄉人就是求個心安,尋找一個心靈寄托,沒必要上綱上線,更犯不著嚴刑峻法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出現,就保持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這才免了一場生祠禍事。

    她以為鄉人愚昧,故而堅信她是天運之女。

    沒想到錢聞錢胖子這類成功商人,同少府常年合作的皇商,竟然也對天運之女的說法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貌似,比起鄉人,更顯虔誠愚昧。

    她很好奇。

    于是隨口詢問,“你們圈子里的人,平日里都拜什么?”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張口說道:“以前拜財神爺,出遠門都要拜一拜關二爺,保佑平安。如今嘛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有難言之隱,難以啟齒。

    燕云歌了然一笑,“無妨,你說來聽聽。只要不是故意誹謗,無憑無據的栽贓陷害,都不會因言獲罪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猶猶豫豫,掙扎矛盾了半天,這才小心翼翼說道:“如今,大家只拜圣人!”

    燕云歌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指著自己,問道:“拜朕?”

    “是!圣人乃是天運福女,拜什么菩薩也不如拜圣人。而且,圣人也是世人公認的財神爺。這些年,大家生意順風順水,平平安安,多虧圣人保佑!

    燕云歌嘴角抽抽,她真沒保佑過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只是努力前進,將這個國家,整個天下拉入正軌,完善制度。

    用盡全力,將江山社稷更美好。

    讓太平盛世重臨這片土地。

    她忍俊不禁,問道:“這么說,你們偷偷給朕建了生祠!”

    “請圣人恕罪!”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惶恐,膝蓋一彎,就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燕云歌擺擺手,示意身邊的宮人將錢胖子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必緊張!朕說了不會問罪就不問罪。朕想知道,生祠一事,最開始是從哪里開始,從什么時候流傳出來。你放心,朕只是好奇,不會追究任何人的責任。若要追究,也不會等到現在。早些年,朕就知道民間有立生祠的事情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遲疑了一下,想到燕圣人是個守信之人。

    她說不追究,那肯定是不追究。

    絕不會套了話,過后翻臉無情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,燕圣人不屑去做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才大著膽子說道:“啟稟圣人,最開始,是從地方守備,一些武將那里傳出來的。他們將圣人刻在木牌上,用紅繩系在脖子上,保佑平安。據說極為有效。然后逐漸就傳了出來!

    萬萬想不到啊,竟然是從軍方傳出來的。

    燕云歌朝蕭逸看去。

    蕭逸扭頭,分明是心虛。

    顯然他早就知道這事,一直瞞著沒說。

    燕云歌偷偷哼了一聲,回去再算總賬。

    她又好奇問道:“有用嗎?”

    這下子,錢聞錢胖子可興奮了。

    他連連點頭,“有用,有用,太有用了!圣人乃是天運福女,魑魅魍魎休想靠近。一切鬼祟在圣人面前,都將無所遁形!

    有這么神奇?

    她身為當事人,完全沒感覺!

    假的吧!

    還是說,的確有天運福女,只不過不是她,而是虛幻。只不過以她的名義,她的形象祝福世人。

    反正……

    她身為人們口中的天運福女,是完完全全沒感覺。

    真要找點奇特之處,也就是她的第六感很敏銳。

    總是比常人更敏銳地察覺到危險,直覺精準得可怕。

    或許這就是身披‘天運福女’外袍的福利之一。

    “生意好嗎?”

    “累圣人掛心,生意還是不錯的。如今鋪子推出科舉方面的書籍,賣得極好!

    “這么說你和蕭步有合作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前些年開始有了合作。南方讀書人多,科舉一類的書籍,在南方賣得更好!

    “好好干!書籍定價若是能更便宜一些,讓更多的人都能買得起書,就是功德無量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瞬間激動,“草民明白了!草民一定努力,讓更多人都能買得起書籍!

    “甚好!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你們這一批商人,稱得上是隨朕打江山的老伙計。希望你們不要辜負了朕,不要作奸犯科,更不要仗勢欺人。朕不希望在刑部犯人名單上看見你們的名字!

    錢聞錢胖子激動得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圣人放心,草民一日不敢忘記圣人教誨,一定嚴加管束族中子弟。若有犯事者,絕不姑息!

    “甚好!”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_男的把J伸进女人下面视频_欧美人牲交免费观看_美女来了免费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